網頁

4/15/14

耕心投稿幕後花絮

大家好,好久不見!

今天我想厚著臉皮,貼一個自己的連結。

事情是這樣的。

大約在半年前,我幫老爸寫了《媽,親一下》的廣告文後,爸讀了非常開心,還很靦腆地轉寄給他一堆朋友。

沒想到那篇文章轉了幾手,最後後竟跑進了《耕心》周刊編輯的電子信箱裡。

《耕心》周刊,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每周發行的心靈小刊物。

每一期《耕心》裡通常收藏了三、四則見證小故事,許多教會將它夾在周報裡發送、也有不少公司擺在櫃檯上由人免費索取,其受歡迎的程度由它每周發行量高達十九萬份的驚人數量便可想而知。

「等等,爸你再說一次?」電話上,我一開始以為自己聽錯了。

「耕心的編輯讀了你的文章,覺得你的文筆還不錯,問你願不願意投稿啦,詳情你自己和耕心聯絡吧。」爸說。

掛上電話後,我的額頭忍不住開始冒汗。

老天這實在太丟臉了。

耕心!

溫馨動人、勵志向上,幾乎每翻一頁都可以聽見天使輕唱聖歌的耕心周刊!

相比之下我這網誌根本就是一坨狗屎,不僅思想低俗而且文筆下流,光想像那位編輯不小心點進來時的驚嚇表情我就羞愧得幾乎滲尿。

這一切實在太沒道理了。

為何會向我這種沒水準的部落客邀稿呢?

帶著惶恐的心情,我上網查詢了耕心周刊的聯絡資料,並且恭敬地發了一封電子郵件過去。

沒想到隔天就收到回覆了。

「鄭醫師,你的文章很溫馨,想邀請你寫在耕心上跟大家分享,題目是『幸福』,字數 1300-1400,截稿一個月後喔!」耕心周刊的文字編輯哀小姐回信。

我瞪著那封郵件許久。

心裏湧起一陣難以形容的感動。

不確定我的文章是否配得用「溫馨」兩字形容,但耕心確實願意給我投稿的機會,我覺得萬般榮幸。

最酷的是,投稿還有字數限制、截稿日期耶!

以前寫部落格的時候超級隨興,想寫多長就多長、想脫稿多久就多久,沒想到今天會遇見字限和期限這雙重卡鎖,老實說這讓我有種升級為職業作家的錯覺。

常聽說作家在截稿日期前火燒屁股、肉體與精神都瀕臨崩潰般地瘋狂趕稿,如今我竟然也能品嘗如此神奇的經歷!

做了一個慎重的了禱告之後,我打開電腦,開始認真敲打鍵盤。

專注力,前所未有的集中。

平時部落格好幾個月都寫不出個屁,這次卻在截稿的壓力下很快就完成了一篇有關「幸福」的見證,可見人的惰性果真不容小覷啊。

不過稿子雖然完成,我卻遇見兩個問題。


***


問題一。

我的文章裡,出現了髒字。

是的。

這實在匪夷所思。

平時在部落格裡亂飆髒話也就算了,反正大家笑笑就算,但這篇可是為耶穌做見證的文章啊!

百分之一億不應該出現髒話!

不用說,親愛的老婆讀到那段時險些跌倒。

「你......你竟然用了那個字?」老婆下巴都掉了。

「這是見證文學,我不能撒謊,只是實話實說。」我嘆了口氣。

平時部落格的垃圾文出現髒話通常是為了製造笑果,但這次絕對不是。

非但不是為了笑果,這髒字幾乎可算是整篇見證的重點,我前前後後想了好幾次更改的辦法,到最後還是無法把那字拿掉。

「說得沒錯,但......」老婆苦笑:「但這樣寫,有可能過稿嗎?」

「不知道。」我抓頭。

完全不知哀編輯會如何反應,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將稿子寄過去了。

沒想到,她隔天又立刻回覆。

「寫得好好笑,錄用囉謝謝!」她說。

「......」我。

結果上週文章刊出了。

我打開一看,果真全文不動。

一、個、字、也、沒、砍。

實在是酷到爆了,耕心的編輯們。


***


問題二,我的筆名。

雖然部落格裡偶爾會貼自己的照片,但害羞的我卻從沒在部落格寫出真名,這次投稿給流量十九萬份的周刊,我當然更不敢大刺刺印出我的名字了。

但若不用真名,那該用什麼筆名呢?

「老婆,給點意見吧?」我再度向老婆求救。

「筆名啊......」老婆沉吟半晌,反問我:「你希望讀者會有什麼感覺,在看見這筆名的時候?」

嗯。

真是個好問題。

有什麼感覺......

其實只要不太娘砲、不要太文青,其他大都可以接受。

「但真要說的話,我希望這名字給人一種......吊兒郎當、不太正經的感覺吧。」我謹慎表示。

「......」

「鄭屎?鄭屁?鄭小鳥?鄭大便?會不會太低級了一點?」我絞盡腦汁給老婆意見。

「......」

「我想到了,倚天屠龍記裡有個很屌的角色,名字叫『韋一笑』,妳覺得用『鄭二笑』行不行?」

「......算了。」

老婆瞪了我一眼:「我看你還是繼續用鄭醫師好了。」


***


於是就這樣。

感謝耕心的各位,文章在上周出爐了。


全文連結: 傳簡訊給上帝 - by 鄭醫師


在此我要再次鄭重感謝耕心的哀小姐、各位編輯和同工,感謝你們多年來為了這份刊物所付出的心血,也謝謝你們給我一次為神做見證的珍貴經驗。

我會一輩子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