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5/3/12

買菜記 2012

四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篇「買菜記」,那時老婆坐月子不能出門,不得已只好由我載月子婆去買菜。

還記得那位月子婆傻傻的搞不清楚狀況,居然叫我這廚房白癡幫她挑魚選肉、拿蔥買菜,你說好不好笑?

當時我才懶得裡她,從頭到尾都以憨憨的傻笑回應。

理所當然,老婆康復後很快又重新接管廚房的大小雜事,自從那次之後我再也不曾去買菜了。

沒想到幾天前,慘劇竟然再度上演。

那天冰箱沒了青菜,幫以琳做月子的淑貞需要新鮮食材,開了一張菜單請茂仁購買。

只不過茂仁沒有美國駕照、不能開車,原本我老婆答應帶他去韓國超市買菜,結果吃過飯後她就跑去睡午覺、睡到太陽下山還沒起床。

老婆忙著睡覺、淑貞忙著做晚餐、以琳坐月子不能出門,全家上下只剩一個人閒閒沒事。

唉。

為什麼呢?

為什麼總是我閒閒沒事?

沒辦法,我只好無奈望向茂仁。

「好吧,我帶你去。」

「好啊。」茂仁起身準備出發。
 
「先說清楚,我可不會買菜喔。」出發前我向茂仁鄭重聲明:「你知道該買什麼嗎?」

「知道啊!」茂仁一派輕鬆:「淑貞給了我一張購物單。」

「就算有購物單我也看不懂,你真的可以嗎?」我再次向他確認。

「可以啦。」

「......」

看了毫不擔心的茂仁一眼,我心中不禁微感詫異。

從小一起長大,印象中的他只會吃不會煮,應該和我一樣是屬於廚房低能兒啊?

但畢竟這幾年我們很少見面,所謂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難道在外闖蕩多年的他竟偷偷練了一手好廚藝?

看來我得好好重新評估這位表弟。


***


到了韓國超市,我們推車進門,只見茂仁從口袋拿出一張皺巴巴的小紙條。

「那是什麼?」

「購物單啊!」

「......」






天啊。

這根本就是一張天書。

不用說我是看得頭暈眼花,但身旁的表弟功力好像比我高強百倍,看見這種天書竟然還能神色自若。

「你好厲害,這些都看得懂?」我不禁欽佩地問。

「嗯......」他微微沉吟。

「什麼是油麵?」我好奇。

「這......我不確定。」他搖頭。

啊?

「那什麼是酒米?」

「嗯......米酒我聽過,但酒米就不知道了......」

蝦米?你也不知道?

「你這傢伙!這些青菜都認識嗎?」我忍不住提高聲量。

「嗯啊......我不確定菠菜長什麼樣耶......」

 「挖靠!」

我差點從他後腦用力敲下去。

豬頭!

根本是在給我裝肖!


***


經過兩個廚房智障研究半天之後,我們終於將購物單上的項目分成四類。

  • 水果類:香蕉、葡萄、橘子、西瓜 
  • 青菜類:菠菜、高麗菜、青江菜、綠花菜、白花菜 
  • 魚類:秋刀魚、謎之魚 
  • 碗糕類:薏仁、油麵、酒米

「水果類」最簡單,一下就買好了。

「青菜類」有點麻煩。

雖然茂仁認得高麗菜、青江菜、綠花菜、白花菜,但他卻不認得菠菜。

「沒關係,我認得菠菜!」我趕緊自信拍胸。

很多菜我不認識,但菠菜我從小就特別記了起來。

原因很簡單。







沒錯!

菠菜正是大力水手 Popeye 的超級絕招!

一口吃下去立刻功力暴增、變身成為超級賽亞人!

小時後我超愛看大力水手的卡通,每次看完都跑去問爸爸是否菠菜真有如此神奇魔力,我爸也隨便唬爛說是是是,從此我便將波菜的模樣深深刻入腦裡。

沒想到若干年後,竟會在超級市場買月子菜的時後派上用場......


***


水果類、青菜類都解決了,接下來的挑戰才真正開始。

首先我們看看魚類。




仔細看購物單的話,可以看見菜單寫著「秋刀魚 10 條」。

秋刀魚形狀特別,連我都認得,這並不是問題。

問題是右下角的畫的那條魚。

「這是三小?」我指向那條卡通魚,納悶地問茂仁。

「這是以琳想吃的一種魚,魚的名字她不知道,所以把魚的形狀畫了下來。」高茂仁抓抓頭。

「......」





以琳姐姐!

妳一定是在耍我們吧以琳姐姐!

不然畫這種卡通魚有任何意義嗎以琳姐姐!

「以琳還特地畫了一張小地圖,標示這隻謎之魚的販賣地點。」高茂仁低頭,非常認真地研究小魚旁邊的地圖。

看著那張地圖,突然間我好像有種海盜尋寶的感覺。

沒錯。

我好像變成了漫畫裡的海賊王,手裡拿著一張亂七八糟的寶藏圖,正要在超級市場這片海上開始展開偉大的航程。

誰知我才準備認真研究地圖、連地圖的東西南北都尚未搞清楚,茂仁已經走到魚櫃前面。

「隨便買,沒關係。」

他淡淡一笑,隨手抓了兩隻魚丟進購物籃裡。

然後把「魚類」從購物單上畫掉。


***


青菜、水果、魚都解決了,最後只剩下碗糕類。

碗糕類,當然是指一些不知什麼碗糕的東西。

首先是「油麵」。




「油麵到底是啥?」我疑惑看著茂仁:「油麵後方的數字又代表什麼意思?」

9009?

900g?

g00g?

q00g?

是一種特別的牌子?

還一種特別的油麵?

又或許......

這串數字背後、其實隱藏著某種神秘的訊息?

或許淑貞暗中遇上了什麼危險,想用這串神祕的代號發出求救的暗號?

天啊我遇見神秘事件了!

金田一!

快點呼叫金田一!

「這是 900 gram。」

茂仁頭也不抬:「沒有什麼神祕訊息,只是 900 公克的油麵。」

「......」

「但我也不確定油麵長什麼樣。」

茂仁拿起筆,豪爽一畫:「畫掉。」


 ***


好了,最後只剩下「酒米」。




「只有兩種可能。」

沒有神秘事件,我只好自己扮演金田一來解決這謎題。

「第一種可能:淑貞想寫『米酒』,不小心寫成『酒米』。」我輕輕敲著額頭,眼中綻放金田一推理時的迷人光芒。

但其實這種可能性並不高,再怎麼笨的人也很難把「米酒」寫成「酒米」。

而且淑貞早知我們都是廚房白癡,不可能故意把米酒顛倒來戲弄我們吧。

「第二種可能:這並不是米酒,而是『米、酒』,也就是『白米』加『啤酒』。」

「......啤酒?」茂仁噗哧一笑。

「這並不奇怪。」我搖頭。

「幫人坐月子的壓力那麼大,夜夜照顧寶寶更會令人抓狂,想喝點啤酒放鬆心情其實也很正常啊。」

「......」

茂仁對我的推裡彷彿不太信服,最後我們只好打電話回家問個清楚。

「我剛剛問了淑貞。」親愛的老婆終於起床了,在電話另一邊解釋。

「她要的是『米酒』,原本只寫了一個『酒』字,但後來怕你們兩個笨蛋不知什麼意思,所以在『酒』後面加了『米』。」

 「......」

卡通魚的圖。

神秘訊息的油麵。

顛倒過來的米酒。

我突然開始有一種被耍的感覺......


***


「米酒在哪?長什麼樣?」我無力問茂仁。

「......」茂仁搖頭,跟著我一排排亂走。

可惜我們看不懂韓文,而且又不確定米酒的外型,只好經過液體的瓶狀物就停下來看看。



這好像不是。



 這也不像。



最後找到了紅酒、白酒、日本酒、韓國酒......

但就是沒有米酒。




原本都快放棄了,最後竟然看見一個「中國材料」的專櫃,找到了這幾罐該死的米酒。




找到米酒後,我和茂仁也差不多筋疲力盡了。

但其實「碗糕類」裡還有最後一樣「薏仁」,不過我們花了兩秒就把它給解決掉。

「韓國人吃薏仁嗎?」我問。

「沒聽過韓國料裡有薏仁。」茂仁搖頭。

「所以韓國超市不可能賣薏仁。」

「......畫掉。」

茂仁拿筆,爽快把購物單上最後一項畫掉。





呼。

終於全部買完了。

看著茂仁最後清點購物單的樣子,我不禁重新佩服起這位表弟。

雖然他的廚房智障和我不相上下,但他的膽色我卻萬萬比不上。

我的膽子很小,老婆給的購物單我都像聖旨一樣戰戰兢兢地供奉,東西沒買齊之前絕對不敢回家。

可是你看茂仁表弟。

沒買到的東西也敢隨便刪掉、不確定的東西也敢隨便亂買,那種從容不迫、好整以暇的傻笑未免也太瀟灑了。

本以為我早已參透「傻笑的力量」、自以為是個傻笑專家,但看來茂仁的傻笑功力比起我又高了一個境界。




高表弟,表哥我甘拜下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