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10/31/11

北加遊記(2)惡魔島

北加遊記(1):舊金山


第二天一早,我們先去漁人碼頭吃海鮮、逛 Ghirardelli 巧克力廣廠。



可惜一整個早上所有人都只顧吃,沒人記得拍照......

只記得當天恰好 Ghirardelli 巧克力廣廠的下水道壞掉了,許多工人圍在入口鑽鑽挖挖,一股化糞池的味道從地底下飄出蔓延至整個廣場。

不過如果只有賽味那也就算了,最奇特的是這屎尿味中間卻又夾雜著 Ghirardelli 工廠的濃郁巧克力香,這兩種人世間最極端的味道混合一體,最後產生了一股讓人又想吃又想吐的錯亂怪味,至今依然令人難忘。

吃完大便風味的巧克力後,我們前往今天的主題:惡魔島。

惡魔島 Alcatraz Island 乃美國歷史上最著名的聯邦監獄,靠著它超高度的防設、以及坐落舊金山海灣中央的絕佳據點,從古至今從未有人能夠成功逃出這座鐵籠,這可是惡魔島百年來的驕傲。

也因為如此,許多叱吒風雲的重大刑犯、以及在其他聯邦監獄搗蛋滋事、屢次越獄的罪犯,最後通通都被送來這裡。

惡魔島,很快成了歷代囚犯最恐怖的夢靨。




觀光惡魔島,我個人強力推薦租用他們的導覽耳機。(導覽耳機有許多國家的語言,你看照片裡的岳母聽國語版聽得多麼入神)

惡魔島的語音導覽做得超棒,不但將惡魔島的故事說得萬分精彩, 而且還費了一番工夫搭配上各種聲音特效(鐵門聲、囚犯叫嚷聲、獄卒怒吼聲、雙方戰鬥聲),讓你真有種身入其境的錯覺。




走在監獄的走廊,你會發現這兒一片安靜無聲,因為每個遊客的頭上都帶著一個耳機,所有人都沉浸在精彩的故事情節裡。




惡魔島的名人榜。

最有名的傢伙,應該是最左邊的 Al Capone,外號 "Scarface"。

他的故事被拍成許多好萊塢的電影,其中最好看的是「疤面煞星」,由 Al Pacino 主演。







這是整座監獄裡最恐怖、最不人道的房間:隔離間。



用來對付特別難搞的犯人,隔離間裡沒有窗戶、沒有陽光、沒有其他同伴,門一關上便是無窮無盡的孤獨,以及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沒人能被長久關在這裡而不發瘋。




我:親愛的老婆,我要被抓去關了,請妳一定要好好守寡,每天記得要帶貞操帶。

老婆:貞操帶我看你比較需要吧,我怕你在這裡屁股不保,每天都被其他囚犯抓去肛肛。

我:......




這是犯人最愛的地方:囚房外的運動場。

能在這裡打打球,抽根菸,那是他們每天最期待的時光。





1946 年,這裡曾經發生一場極為血腥的暴動,對這故事有興趣的人請看:惡魔島之戰

不得不再說一次,耳機導覽介紹這段故事的時候實在超精彩, 聽得簡直會讓你捏一把冷汗。



在所有的牢房之中,這幾間算是「總統套房」等級。




為什麼呢?

因為整個監獄,只有這幾間能看得見外面的窗戶。



他們愛死了從窗戶射進來的溫暖陽光,以及窗外的藍天白雲。

每逢熱鬧節慶的時候,還能隱隱從這裡聽見遠方大陸飄來的歌聲、笑聲。



親朋好友來探訪,只能透過這個小洞談話。


***


惡魔島最精彩的故事,自然是傳說中「唯一成功越獄」的那三人。

英文版的故事在這裡

這三人其實都不算什麼重大罪犯,只不過被關在別處監獄的時候不停逃獄,簡直是逃獄高手,後來政府終於受不了把他們丟來這兒。

但這三個天才絲毫不氣餒,他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計畫逃獄,白天偷偷蒐集湯匙,晚上努力用湯匙挖洞,挖了一年後竟然還真的挖通了一個隧道。

 不但如此,為了避免夜間的巡邏發現他們逃獄,他們甚至用肥皂、頭髮等隨手道具製造了三個假頭,分別放在自己的房間裡,最後再以被子遮蓋。



逃獄的那晚,夜間巡邏的獄卒便是看到這副景象。

看他睡得多香甜。




事實上他們早已悄悄從挖好的小洞溜了出去。






這三個傢伙的照片,以及他們自己製作的假人頭。




仔細看看,光用肥皂就能做出這樣的假頭,他們還真有藝術天份啊。

不過接下來的故事就沒人知道了。

只知他們逃出監獄之後,從島上搭乘一條用雨衣自製的小船往對岸拼命地划......

最後呢?

有成功划到對岸嗎?

惡魔島百年來的鐵籠傲語,終於被這三個越獄高手給打破了嗎?

沒人知道。

為了追蹤他們的下落,甚至連 FBI 都出動了,但追查好幾年後依然沒有最終定論。

沒有屍體,沒有消息,三個人就這樣從人間蒸發。

留下了一段,至今依然讓人津津樂道的「 最強越獄傳奇」。


***


惡魔島觀光結束,我們去碼頭上一家很不錯的餐廳,叫 Crab House at Pier 39

很鮮美的海鮮,算是整趟旅行印象最深刻的餐廳。














吃完後,終於結束了第二天的行程。

不過故事還沒說完。

回到旅館後,老婆的表弟 Richard 來旅館找我們,聊天打屁。



聽他們亂聊舊金山的生活,我忽然想起了上一篇提到的那個問題。

「Richard,請問在舊金山開車的時後,上坡遇見紅燈怎麼辦?」

整趟旅行幾乎都是我在開車,我趕緊請教這位當地人:「到底要怎麼做才不會讓車子向後滑?」

「很簡單。」Richard 笑了笑說:「兩腳要同時踩,左腳踩剎車,右腳踩油門;等車子開始爬坡後,左腳才能放開剎車。」

原來如此。

真是聞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我常在路上看見一件很好笑的事。」Richard 繼續笑說。

很多來舊金山的遊客不知陡坡的正確開車方法,所以在紅燈的時候車子常會倒滑......

然後就會......

碰!

果然撞到後面的車子。

夭壽,撞到之後怎麼辦?

當然趕緊下車,拼命向後面的司機道歉啦!

一直用很破的英文說「I'm sorry! I'm sorry!」了半天之後,雙方才又各自回到自己的車子。

結果車子一開動......

碰!

沒錯。

車子再度後滑,又一次撞上了後面同一個倒楣鬼。

唉,這次恐怕不是 I'm sorry! I'm sorry! 可以解決了......



北加遊記(3):科學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