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10/25/11

北加遊記(1)舊金山

九月初,老婆一家人從台灣來美國玩。

多年來他們一家五口四散各地(岳父在印尼、岳母高雄、海倫台北、老婆加州、偉超則四處遊蕩),這次好不容易能全家團員,親愛的老婆自然興奮無比,從八月底開始連續好幾晚都開心得睡不著覺。

我必須老實說,看見他們其實我也很開心,因為他們帶來了這個:



還有這個:



鳳梨酥、鮮奶小酥餅:



連台東番薯伯的地瓜酥也出現了:





不只零食,還有一堆兩個小鬼的新衣服:



新鞋子:



真的非常感謝他們,辛辛苦苦扛了這堆禮物過來。

不過比起這些禮物,我更珍惜他們扮演保母的這段日子。

突然憑空出現那麼多位保母,彷彿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每晚有偉超陪他們玩、岳母餵他們吃飯、岳父幫他們洗澡、海倫唸床邊故事給他們聽……






還記得他們抵達加州的那晚,老婆開車去機場接他們,回家時已經半夜一點多了,我和兩個小鬼早已經睡死。

隔天睡醒老婆才告訴我,原來昨晚海倫一到家便偷偷溜進我的房間,把熟睡的妹妹抓出去玩弄了半天。

「妹妹,妳知不知道我是誰?」海倫抱著睡死的妹妹又親又摟。

「…...」妹妹當時不知已睡到哪個星球去了,正夢見自己被黏涕涕的棉花糖攻擊。

「妹妹,小阿姨好愛妳喔!妳要不要醒來啊!」海倫繼續騷擾妹妹。

「…...」妹妹像隻豬般熟睡,不論海倫如何吵鬧她都堅決不醒。

玩了一陣子後,海倫無可奈何把妹妹抱回我的床上,接著又偷偷把兒子抱出去玩。

「Ethan 你想不想小阿姨!小阿姨想死你了!」她抱著兒子又開始第二波的騷擾。

「……」兒子的反應神經比妹妹好一點,睡眼惺忪半睜開眼。

「Ethan 你醒來了!記不記得我是誰?」海倫興奮的問。

兒子用焦距不太清楚的眼睛撇了海倫一眼,口齒不清的回答:「…...小......小阿姨。」

說完後眼睛一閉又昏死過去。

海倫把他摟摟親親一陣後,這才把他偷偷送回我的身邊。

聽老婆說到這裡,我不禁感到一陣涼意,睡在身邊的孩子在半夜被人偷偷抱走,我竟然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感覺,像條死豬般睡了過去!

這未免太恐怖了!

如果不是海倫而是壞人那怎麼辦!

想到這裡我突然又震了一下……

等等,既然兩個孩子都在半夜遭到海倫的蹂躪,那她會不會......

會不會順便也把我玩弄了?

搞不好我的肉體被玩弄了自己都不知道?

「靠最好我想玩弄你啦。」聽了我的疑慮之後,海倫冷冷表示。

「你這死姊夫只會欺負我,如果哪天我真半夜去找你,手裡絕對拿著一把菜刀。」

這…...說的也是。


***


為了慶祝這次的翁家大團員,老婆花了許多心思籌備一趟六天五夜的北加旅遊,今天就把這些照片貼貼。

北加之旅第一天,舊金山。

身為加州柏克萊大學的畢業生,舊金山對老婆來說是一個充滿許多回憶的地方,在這兒她曾經灑過無數艱奮鬥的血淚,度過好幾個熬夜啃書把一整罐 Fortune Cookies 當三餐吃的日子。

每次憶起那段辛苦的求學生活,老婆總會抬頭看向遠方,像個老人般露出無限感慨的眼神。

不過對我來說,舊金山-

那就是舊金山。

髒髒臭臭,每個街角都有流浪漢遊走,每個轉彎都是靠林杯的單行道。

最受不了的還是那翻翻滾滾的陡坡,在這裡開車簡直會叫人發瘋。




在上坡的路段遇見紅燈最恐怖。

我們八人搭乘一輛大型休旅車,全體人員加上車子的重量可想而知,每次停在傾斜四十五度的十字路口,那簡直像一台抵達最高點的雲霄飛車。

腳一放開煞車踏板的剎那,車子便會急速開始往後倒滑,你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踩緊油門拼命祈禱不會先撞到後面的車子。

不過在這片髒亂的都市叢林中,確實存在這幾個值得拜訪的地方......吧?

至少老婆如此告訴我們。

我們就來看看吧。

舊金山第一站,日本茶園

1894 年建立,這茶園是許多舊金山遊客喜歡散步的地方之一,入場費每人七美元。



由於我們人數眾多,老婆特地安排了一個免費的時段進入,也就是星期一、三、五早上十點以前。

那天是星期一,我們抵達停車場時已經 9:55am,只剩五分鐘便開始收費,於是一下車後我們全家八口便攜家帶眷往入口狂奔。

跑到一半時,發現身旁有不少遊客也一起奔跑,顯然眾人都趕著十點以前入場。

但還有另外幾位遊客,傻傻的不知道「早上十點前免費」這規矩,看見一群人匆匆忙忙朝著入口衝刺,雖然心裡感到莫名其妙,卻也忍不住拔腿跟著大家一起跑,而且還邊跑邊問:「請......請問你們在跑什麼?」

「......」

一聽是因為十點以前免費,他們立刻衝到人群的最前面。


茶園不算大,但水木明瑟、幽靜宜人。

日本庭院造景是一門艱深的學問,這可不僅僅是沙石草木的擺設藝術,而是日本人對禪、對人生、對哲學的詮釋。

走在這詩情畫意的茶園其間,許多人會突然有所領悟。

突然更深一層地,領悟人生的某些道理。

像我家的妹妹就是。

走著走著,好像突然領悟了什麼,妹妹雙手小心翼翼捧起了她的人生。


如此專注,心無旁鶩......


近乎虔誠的神情......





啊!

這就是人生!


世人都為了追尋人生的意義而煩惱,但我覺得這課題其實一點也不難耶!



人生的意義就是糖果啊!

科科科!


很好,該去尋找下一顆人生了!


***


走出日本庭園後,在外面看見這副奇景。



幾個吃飽太閒的歐洲青年遊客,在兩條柱子中間表演輕功。

雖然看起來很屌,但他們的對話是這樣的:

「好了沒?要照了喔?1......2......」負責照相的傢伙慢條斯理的一二三。

「他媽的別數了!快點照啦!」柱子中間藍衣服的男子大吼。

「我......我真的不行了,我快掉下去了......」最上面咖啡夾克的傢伙面紅耳赤,眼看快撐不住了。

「幹你千萬不要掉下來,我會被你們壓死!」最下面的傢伙緊張得尖叫。

真的是......

歐洲人的腦子構造就是不一樣。




舊金山第二站:Farley Bar at Cavallo Point Lodge,在金門大橋附近的一家餐廳旅館。

旅館前方有一片很大的草坪,可以從此遼望大橋和海灣。











 


妹妹就是在這裡變成三八阿花。






在草原上睡個小覺後,往第三站出發:Alamo Square / Six Sisters / Painted Ladies



Alamo Square 是這公園的名字,中文翻為「阿拉摩廣場」;Alamo 是西班牙文,意思是白楊,顧名思義自然是因為公園裡種滿了白楊樹。

不過這廣場之所以聞名倒不是因為白楊,而是旁邊 Steiner Street 上六棟維多利亞風格的屋子。



建於 1890 年間,這六棟屋子被稱為「六姊妹」(Six Sisters)、「彩繪仕女」(Painted Ladies),是舊金山明信片上最常見的座標。


六姊妹建築雖然可愛,但真正讓我感興趣的是公園草丘上的奇景。

六姊妹的對街正是廣場的草丘,一大堆人零零散散坐在草坡上,悠閒的觀賞這六棟漂亮的房子。

甚至有不少人帶了豐盛的野餐,全家躺在草地上嘻嘻哈哈地聊天吃飯,欣賞對街風景。




我真的很好奇,這六姊妹的住戶們每天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在生活?

試想看看,如果你家門口天天有千百個遊客來此遠足野餐,許多人從世界各地來此觀摩欣賞,隨時隨刻都有好幾百雙眼睛瞪著你家窗戶,那到底是什麼感覺?

你敢隨隨便便出門嗎?

是否每次出門前都要先化妝兩個小時?

穿著一條內褲在家走來走去可以嗎?

或是連睡衣都要買名牌?

浴室窗戶上的窗簾到底要掛上幾層,才能安心的脫光光去洗澡?

兩層?

三層?

五層?

最最最重要的是,臥房的窗戶是否要裝特製隔音玻璃,和老婆嘿咻的時後外面幾千名遊客才不會聽到叫床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