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8/31/11

結婚九年(2)


結婚九年(1)


「我......我是不是快死了?」

病人躺在床上,虛弱地問我。

仔細觀察,不難發現她的雙眼無神、身體微顫,就連說話的聲音都有氣無力。

我輕輕嘆了口氣。

好逼真的演技。

不知情的人看見病人這付模樣,或許還會以為她生了什麼重病,此時正處於生死攸關的重要時刻,但其實不然。

這只是一個小感冒。

千真萬確,就是流鼻水、喉嚨痛、幾天後就自動痊癒的那種小感冒。

「快告訴我啊,我是不是快死了?」病人看見我沒回答,有點歇斯底里抓住我的手,著急地又問了我一次。

「......」

平時遇見這種喜歡小題大作的病人,我都會冷冷地瞪她一眼,或乾脆一腳把她踢出診所,但今天卻不能這樣做。

因為今天的病患不是別人,而是我親愛的老婆。

老婆感冒了。

為了照顧她,我特地排開診所的所有預約,留在家一整天陪在她的身邊。

身為一個醫生,照顧病患自然是我的專長,服過我開的感冒藥後症狀已經顯然改善許多,但她卻不停問我會不會死。

小感冒當然不會死,不過這我早習慣了。

結婚九年,我早就熟悉老婆的「忍痛指數」幾乎接近於零,平時身體一點點不舒服就忍不住會呼天搶地、淒厲哀號,所以她此時的反應我倒也見怪不怪。

「親愛的,妳不會死。」我摸摸她的額頭,溫柔表示。

「不會死?」她淚眼汪汪。

「我保證。」

「可是我覺得快死了耶。」她皺眉嘟起了嘴。 

「相信我,後天就痊癒了。」 

「......喔。」 

如此的對話通常還會反覆好幾十次,直到她滿意後才會昏昏睡去,但今天她顯然還沒問爽。

「老公,假如我病死了......」 

「妳不會死。」我打斷她。 

「我是說如果嘛!」她努力將身體撐起,認真看著我。

「如果我真的病死了,你會不會再娶別的女人?」 

…...歐我的天。 

女人的腦子構造怎麼那麼神奇,竟然可以從一個小感冒牽扯到「守寡」這深澳的問題? 

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我也沒有絲毫猶豫。

畢竟這問題的標準答案只有一個。

「當然不會。」我想都不想。

如果你是男人,希望你不會笨得說出其他愚蠢的答案。

「真的嗎?」

「廢話!」我斬釘截鐵。

標準答案固然重要,但回答的語氣更重要;如果你回答的態度猶豫不決、支支吾吾,那表示你平常都沒在看著鏡子練習,被老婆毒打也是你活該。

「你怎麼能這麼肯定,我死後不會再娶?」她也不是簡單角色,鍥而不捨地追問。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去巫山不是雲。」

我凝視著她,字字句句發自靈魂的最深處:「和妳在一起的快樂,絕不是世上任何其他女子所能取代,我已經無法再愛上別人了。」

「你沒騙我嗎?」

「我會認真的守寡。」我深情微笑:「這一生金錢名聲我都不要,我只想擁有一座巨大的貞節牌坊。」

她噗哧一笑,但沒過多久又皺起了眉頭。

看見她這表情,我不禁有點緊張,平時這樣聽我胡說八道她總也心滿意足了,可或許今天她特別不舒服?

只見她俏臉又沉了下去,難過的表示:「我不信我不信,你那麼色哪可能為我守寡,一定會跑去勾搭別的女人啦!嗚嗚嗚嗚……」

唉。

以前小時候看侯文詠的「親愛的老婆」,每翻一次都笑會得東倒西歪,真是太誇張了啦!世界上哪有那麼好笑的夫妻啊!

沒想到結婚以後才發現,靠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原來這一切都不是笑話。

「其實妳仔細想想,我根本不可能去勾搭別的女人。」我深吸口氣。

沒關係。

這也難不倒我,總有辦法逗親愛的老婆開心,那可是我的驕傲。

「為什麼不可能?」

「因為妳會活得比我久啊。」

「......你怎麼知道?」

「我是醫生,把脈就知道了。」我伸手扣住她的手腕,裝模作樣的開始把脈。

「胡說八道,你又不是中醫,哪會把脈?」她不信,眼角閃動笑意。

很好,再加把勁。

「把脈有什麼了不起?那不過是基礎中的基礎,我甚至有一種更強的功夫。」

「騙人!」

「千真萬確。」我嚴肅地瞪視著她:「別人只會把脈,但我還會『把奶』。」

語畢,我若無其事抓住她的胸部,開始搓搓揉揉。

「沒聽過吧?『把奶』這功夫很神秘,天底下沒幾個醫生擁有這種本領,只要搓搓胸部就能得知妳身體一切狀況。」

「......」

「嗯,這功夫千萬不能馬虎,一定要好好揉才行…...」我沉吟半晌:「依照妳乳房的形狀、觸感、和彈性,我可以斷定妳非常健康,就算活一百歲也不奇怪。」

「......」

「好了,右奶已經把完了,現在換成左奶......啊幹!」

「去死吧你這變態醫生!」

光從她拳頭的力道看來,我發誓這絕對不像一個重病患者所該有的力量。

不過還好,任務總算達成了。

胡說八道了半天,犧牲色相扮演變態醫生,最後還被揍了一頓,可親愛的老婆總算噴笑了出來......

是啊,她的笑聲。

有如陽光,有如海浪,那是我永遠聽不膩的聲音。

親愛的老婆。

人生有太多平凡瑣碎的事情、太多柴米油鹽醬醋茶、太多孩子的大便和小便......

但每當妳的笑聲如鈴鐺響起,總覺得這一切好像都值得了。









每天在妳的臉上堆滿歡笑,那是我一生的願望。

結婚九週年快樂,親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