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4/5/10

華山論劍

還記得兩年前的那場武道大會嗎?

對了,就是我家犬子(外號「鄭飛鴻」)初試啼聲、嶄露頭角的那場大賽。

話說自從那次比試之後,兒子覺得光打一套拳法還不夠過癮,很想嘗試與真人動手過招的滋味。

隔天我們果真幫他買了一整套對打道具,讓他在道場也能享受與人互毆的樂趣。

結果對打了一陣子後,有天老婆突然回來告訴我:

「老公你知道嗎!你兒子今天打贏了耶!而且對手還比他大耶!」

「真的?」我喜出望外。

老實說我本來有點擔心。

因為兒子的身材和我一樣瘦,看起來就是一副很不耐打的樣子啊!

這個殘酷的基因事實,曾經讓我有一度懷疑老師的眼光,說什麼我兒子是新一代的黃飛鴻,搞不好根本就是欺哄我、唬爛我。

......看來是我多慮了嘛!

與師兄過招竟還能勝得一招半式,原來不但老師的慧眼不錯,就連我的基因也很優秀呢!

「來來來,一招一式都仔細告訴我!他到底是怎麼贏法?」我喜孜孜地問。

「ㄟ......這個......」老婆突然有點支支吾吾。

「怎麼了?」

「其實......他贏得有點丟臉耶。」

「丟臉?什麼意思?」

「因為對方太過暴力,一直揍兒子,所以被判犯規。」老婆攤了攤手:「結果......你兒子就贏了。」

「......」

哇咧。

本以為這件事已經夠令人沮喪了。

沒想到過了幾個月後,又發生了另一件事情,讓我更加懷疑兒子的武學資質。

「親愛的老公,我們一起來學少林拳法吧!」

還記得那天晚上,老婆突然拿出一片DVD,叫我跟她一起學少林拳法。

「......啊?」我當然一時反應不過來。

練武的是兒子,為什麼連我們也要學?

「唉,因為比賽又快到了啊!兒子卻連最基本的入門拳法都還沒學會!」老婆無可奈何的聳聳肩:「老師教不會,叫我們趕快回家自己教。」

「......」

天啊,有沒有聽過這麼誇張的事啊。

兒子上山拜師學藝,老師不但教不好,還好意思要求父母一起幫忙教?

有沒有搞錯,如果我自己會教,起初又何必送兒子上山?

而且每個月繳那麼多學費,還敢這樣給我裝肖,簡直莫名其妙。

想想看,如果今天要我學少林拳法,那麼若干年後,倘若女兒決定去學芭蕾舞,那是不是也要我去學踮腳尖、轉圈圈,跳很變態的天鵝湖?




「哈哈哈,老公你好好笑!快點來學入門拳法吧!」我都還沒罵完,老婆已經把DVD 放進去,蹲起馬步準備開始學拳了。

我不得不說......

你們有見過這樣偉大的母親嗎?

為了兒子,竟然真的自己開始學功夫!

這是何等感人的愛!

不過話說回來,這世界畢竟很殘酷。

很多時候光靠「愛」是不夠的。

除了「愛」,「天份」其實更重要。

很明顯對於「武學」這東西,親愛的老婆真的毫無天份。

學了半個小時之後,除了鞠躬做得很好之外,接下來連一招都還學不會,老婆終於決定放棄了。

「老公,這好難喔!還是你來吧!」老婆有點氣餒。

「......沒關係妳休息一下,這件事就交給我了。」我溫柔告訴她。

不是我愛臭屁,但身為一個男人,我覺得體內隱藏著強大的武學細胞,看了半個小時的DVD後,我非常確定已將這整套拳法背得滾瓜爛熟。

「兒子來,爸爸教你,注意看喔!」

我放下攝影機,從沙發上帥氣彈起,脫下外套。

呼。

氣灌丹田,呼吸吐納。

一股暖暖熱流在體內百穴迅速流動,輕易衝破傳說中的任督二脈。

我身體自然而然動了起來,一招快過一招,一拳快似一拳。

行雲流水,虎虎生風,綿綿不絕。

原來,這就是功夫。

原來,這就是高手。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豈知一套拳法尚未打完,老婆已經笑倒在地上了,而且還笑得全身抽蓄。

「妳......妳笑什麼?」我硬生生停住,不解問她。

「你......你......你打拳的樣子......好好笑......」她笑得眼淚都噴出來了。

「混蛋!哪裡好笑?」

「你......你那種瘦巴巴的身材......哈哈哈......好滑稽喔......好像被猴子附身......」

我一點都沒有誇張。

她真的差點笑到噎死。


***


「親愛的老公,你知道嗎?」

癲狂了十分鐘後,親愛的老婆終於稍微恢復正常,溫柔的笑著對我說:「每個人的身材都不一樣,能做的事情也不同,我們無法強迫自己。」

「妳什麼意思!」我真的不能理解。

------ 我打拳的樣子,明明那麼帥!

「就像 Carol Peng 曾經說過,你這種竹竿似的身材跑去學人家打拳,真的很像猴子......」她臉部的肌肉又開始抽動,很努力才克制不噗哧出來:「......羊癲瘋的猴子。」

「......」我的腦子一團混亂,無法接受這個殘忍的事實。

「舉個例好了,或許你會比較容易明白。」

親愛的老婆歪著頭,想了想:「對了!你這種瘦皮猴跑去練武打拳,就像我這種身高還跑去跳鋼管舞啊!」

說到這兒老婆不禁又笑得彎下了腰:「你能想像我跳鋼管舞的樣子嗎?是不是很滑稽?」

我想了想,終於也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是還蠻滑稽的!」

這時老婆卻突然靜了一下。

我想她大概也覺得哪裡不大對勁。

「你什麼意思?我跳鋼管舞有那麼好笑嗎?」她的臉沉了下去。

「......等一下,是妳自己說的啊!我只不過附和妳而已!」我嚇了一跳,難道這樣也有錯?

「你剛剛還笑了!誰准許你笑!」

「......救命啊!」

說也奇怪。

她剛剛一直學不會的拳法,突然間卻打得好順暢!

行雲流水、綿綿不絕、並且招招威力強大!


***


總之經過了一番集訓,兒子的功夫終於有了小小的進展,入門拳法也大概學了半套。

半套就半套吧!

練完了拳法,兒子又練了一套劍法。





武道會當天,人潮和往年一樣熱絡。




這次除了我和老婆之外,還多了一個親友團:Bill & Ann 全家也來嘍!

其實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雖然我在這裡亂吹亂蓋,好像過程很有趣似的,但這種武道會其實很無聊。

若非有自己的孩子參賽,根本不會有人想來啊!

真是辛苦他們全家了。




OK 經過一番精神訓話,拳法比賽要開始了!

率先登場的,是一個勇敢的眼鏡女孩!



接著眼鏡女孩之後,是一連串超超級爆笑的演出!

沒騙你真的很好笑!

首先是一高瘦男孩,打了一套「猴拳」。

緊接著一個被硬拉出場的黑髮女孩,半推半就打了一套「炒麵拳」。

然後有個超屌、超瀟灑的金髮女孩,打拳以前還好整以暇地梳理頭髮,接著隨意打了一套「醉拳」。

最後的最後,是一個打死都不願意出場的小鬼,寧願躺在地上、抓著媽媽的腿也不肯向惡勢力屈服。




過了好久,終於輪到兒子了!

和其他小朋友比起來,兒子非但沒有怯場,反而還頗大方,這讓我感到很驕傲。

但如果你注意看以下的影片,你會發現當他打到一半的時候,顯然忘記了下面的招式。

愣了片刻之後,他卻若無其事的繼續打 ------

打他自己亂掰的招式。





比賽結束後,開始頒獎了!

每個小孩都發了一面獎牌,感覺好像發糖果一樣!




拳法比賽結束後,再來就是對打比賽了。

兒子穿上全副武裝,準備和人對毆!




比賽的第二場,兒子就被傳喚下場。

對手的身材比兒子略高一些。

結果......

這場比賽還真難看。

雙方明顯都是菜鳥, 每次都只出一招,然後就呆呆的看著老師,等待判決。




雖然最後以 3-2 的比數落敗......

但親愛的兒子,沒有關係。

我只想告訴你。

如果爸爸有打拳的才能,如果媽媽有跳鋼管舞的勇氣......

那麼有一天,你也一定能夠成為大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