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3/22/10

貴客

今天寫的故事,發生在去年秋天。

那陣子美國的房價跌到谷底,除了我們以外,身邊許多朋友也紛紛抓準時機,先後以不錯的價錢買到新房子。

其中一個便是好朋友陳醫師 Andy

買到新房子後,Andy 和 Carol 都很興奮,因為他們之前的公寓真的很擠、床也很小,聽說晚上他們在「睡覺」的時後常會不小心掉到地上耶!

真的好危險。

沒想到在換房子的過程中間,竟出了一個小小的問題。

因為銀行文件的拖延,使得公寓簽約到期的日子、以及拿到新房的鑰匙中間,出現了整整兩個禮拜的空檔!

也就是說,這兩個星期他們面臨了無家可歸的命運,既沒有公寓可待,也沒有新家住!

「怎麼辦?」還記得當時 Andy 有點苦惱:「公寓當然可以續約,頂多簽延一個月,但真的超貴啊!根本就是惡意搶錢!」

他說的沒錯。

公寓出租通常以半年或一年為期簽約;若想以單月計算,價錢確實很嚇人。

但話說回來,其實他根本不需要續租公寓。

因為他們夫妻交友廣闊、人緣絕佳,倘若真需要在朋友家借住,肯定有不少人願意收留他們夫妻。

不行。

千萬不能讓他們被搶走。

這對夫妻,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完美褓姆」啊!


***


完美褓姆,怎麼說呢?

首先,他們夫妻倆都很喜愛小孩。

有耐心、有愛心、喜歡陪孩子玩......

而且兩個小鬼也超愛他們。

每次一聽說 Andy 叔叔、Carol 阿姨要來,他們總會興奮個半天。


第二,他們自己還沒生小孩。

自己有小孩的父母,哪來多餘的精力看你小孩?

而且這種沒小孩的夫妻尚未經歷那段恐怖的夢靨,對小孩子還存留著天真無邪的幻想,傻傻的以為他們有如同天使般地可愛。


***


所以說,如此珍貴的超級褓母竟然彷彿從天上掉下來,我怎麼能夠輕易放過?

「Andy 你別擔心,關於房子的問題,我有一個十全十美的辦法。」我拍拍 Andy 的肩膀。

「什麼辦法?」

「很簡單,來住我家吧!」我的眼神散發出友情的光輝,臉上露出溫暖的笑容。

「這......真的嗎?」

Andy 猶豫了片刻,有點不好意思:「會不會太打擾了?」

「打擾個屁。」我用力拍拍胸脯,大方表示:「別人我不敢輕易答應,但你我是什麼交情?千萬不要客氣,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這......那該付你多少房租?」

「神經病!」我瞪了他一眼,假裝生氣:「Mi casa su casa!我家就是你家,什麼狗屁房租?」

「可是......這樣真的很不好意思耶。」

「廢話少說!再跟我推三阻四就是不給我面子。」我口氣像個大哥,字句裡充滿了義氣。

「不然這樣,我幫你們煮晚餐好了!」Andy 搔搔後腦。

......煮晚餐有屁用。

我老婆就很會煮了。

我-需-要-你-當-我-褓-母-!

「你是客人,我是主人,哪有主人讓客人煮飯的道理!不用不用!」我用力搖頭。

「不然的話......」Andy 又抓抓後腦,欲言又止。

......快點說啊!

不要猶豫,大聲地說!說你要幫我帶小孩!說你要給我久違的自由!

「這樣好了,找個晚上我和 Carol 幫你看小孩,讓你們倆各出去看電影,好不好?」

那一剎那,我以為我死了。

爽死了。

「真......真的嗎?」我吞了口口水,努力克制自己難以平復的情緒。

「當然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就這樣。

完美褓母,成功走進我的圈套啦!


***


沒過多久,Andy 公寓的簽約到期,他們夫婦倆果真搬進我家。

搬進來的第二天,Andy 跑來找我。

「Peter,這是什麼?」他手裡拿著一張紙。

「這是我和老婆晚上的行程表啊!」

「......啊?」

「難道你忘了嗎?你不是自願答應幫我看小孩,讓我們出去玩嗎?」

他呆了一會兒,不可置信的看了看那張紙。

「......星期一看電影,星期二逛街,星期三去遊樂場,星期四浪漫晚餐,星期五吃剉冰......哇哩咧靠!你竟然把十四個晚上全都排滿了!」

「哈哈哈,等你發現誤上賊船已經來不及啦!」我哈哈大笑。

「......」

「看看你手上的 Schedule,今天是星期一,安排的節目是看電影。」我拍拍 Andy 的肩膀:「我們趕七點半的『暮光之城二』,兩個孩子就拜託你了!」

Andy 沒有說話。

他只是抬頭看向遠方,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你在想什麼?」我好奇問。

「我只是想,這世界上人心險惡,詭計多端,到今日我才終於明瞭。」

「喔?你不會恨我吧?」

「不會。」

Andy 搖搖頭,悲傷的說:「要恨也只能恨我自己,為什麼當年會交你這個朋友?難道這是我一生的罪孽?」

「我想是吧!」我點點頭,挽起老婆的手向他揮別:「拜拜!我們去看電影了喔。」

「......去死。」
















看看他們!

多麼幸福美滿的一家人啊!


***


話說 Andy 夫婦搬進我家之後,我很快發現一件驚人的秘密。

那就是......

原來 Carol 和我老婆一樣,睡功超強的!

老天,如果不去吵她,她真能一直睡到下午!

有個星期六,我和 Andy 一早起床去大華買早餐。

吃完早餐、聊天打屁了一整個早上之後,發覺吃午餐的時候又到了,兩個親愛的老婆卻依然睡得不省人事。

「哇,你家那隻也很厲害耶!超會睡的!」我第一次發現睡功能和我老婆媲美的女人,除了訝異之外,心中也不禁暗暗讚賞。

「哪裡哪裡,過獎了!」Andy 也很謙虛:「你家那隻才是真正的睡神啊!」

「哈哈,承讓承讓!」

互相客氣了半天之後,我突然真想知道。

在「睡教」這片江湖中,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武林盟主?

「我們就別再客氣了。」我抬起頭,用挑戰的眼神凝視 Andy:「要不要來打個賭?看誰家的豬......不,看誰家的老婆睡得比較久?」

「賭了!」

誰知 Andy 竟然毫不猶豫,爽快地拍桌答應:「賭一杯波霸奶茶!」

好傢伙!

這麼有自信?

他家的「睡仙」,真有辦法打敗我家的「睡神」?

「波霸奶茶一杯,剉冰一碗,再加鹽酥雞一盤!」我面不改色,大膽加注。

「誰怕誰,一言為定!」Andy 卻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絲毫不受動搖。

於是就這樣,一場精彩絕倫的武林對決,就在我家二樓無聲無息的展開。

「睡神」vs「睡仙」。

菁英中的菁英,翹楚中的翹楚。

到底誰會獲勝?

到底是誰,才是睡夢王國的真正霸主?

好緊張啊!


***


兩個小時後。

「靠夭我好餓。」我終於忍不住了。

陽光已經開始微微西斜,樓上兩個女人的鼾聲卻依然此起彼落,鬥得不分勝負,我和 Andy 卻已經餓得快暈倒了。

「馬的,這樣睡下去實在不是辦法。」Andy 已經餓得頭昏眼花,雙手還微微顫抖。

「都已經兩點了,我看......這次就算平手?」

「好吧,也只能如此。」Andy 點點頭,忍不住欽佩的看向我:「唉,久聞『睡神』的睡功獨步天下,今日終於有幸大開眼界,果真名不虛傳!名不虛傳!太厲害了!」

「哪裡哪裡,您太客氣了!」我也趕緊拱手回禮,打從心底發出讚美:「請恕在下孤陋寡聞,不知你家『睡仙』功力竟也如此高強!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新一輩的人才之中有如此高手,真是可喜可賀啊!」

互相讚嘆了一番之後,我們這才趕緊上樓,分別把自己的老婆叫醒。

「啊......人家睡得正舒服耶,再讓我瞇一下嘛......」親愛的老婆揉揉眼睛,轉個身又繼續睡。

「咦......已經兩點啦?好像還沒睡飽耶。」Carol 也睡眼惺忪,用力打了一個哈欠。

媽呀。

妳們這兩個女人......

靠我已經寫不下去了。


***


話說回來,因為有這兩位超級褓母,我和老婆果真每個晚上跑出去玩。

逛街、看電影、吃消夜、打電動......沒在跟他客氣。

不過為了回報這對超級褓母的大恩大德,親愛的老婆特別準備了幾頓豐盛大餐,讓美食大師 Andy 大快朵頤一番。



海膽,烤魚,生魚片,手捲壽司。






吃完大餐後,Andy 自告奮勇幫大家洗碗。

但是......




看到 Andy 洗碗的這種姿勢,不禁讓人覺得有點詭異。

「你......你這是什麼姿勢?」我問。

「因為我太高了啊!」Andy 解釋:「站直著洗碗很容易腰酸背痛,但若彎著膝蓋,感覺就舒服多了!是我哥教的。」

說的也不是沒有道裡。

只不過......




不管怎麼看,這種姿勢實在有點猥褻啊!

而且還是對著我家的洗手台!


***


另一頓大餐則是生猛大肉蟹。




那次我弟全家也來了。

那晚我看見一個很溫暖的畫面。

廚房裡,女人忙著煮飯......




沙發上,男人翹著腿等吃飯。




「君子遠庖廚」,孟子曾經這麼說過。

你不能不承認,這幅感人的畫面,確實才合乎古代聖賢的正統教導啊!



「聖賢個屁!有種過來一點,看老娘用這碗砸死你!」親愛的老婆表示。



「砸不死也沒關係,嘻嘻!換我拿菜刀捅死你!」Michelle 也微笑附和。

......對不起,我錯了。

孟子你去吃屎吧。


***


喔對了。

故事還沒說完呢。

還記得來我家之前,在舊公寓裝箱打包的時候,Andy 曾經告訴 Carol:「老婆,妳每個箱子裝完之後,記得在外面寫上分類喔。」

Andy 說的沒錯。

搬家裝箱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在箱子外邊寫好箱子的類別:書、文具、餐具、衣服、襪子、鞋子、化妝品、裝飾品、廁所用品……等等。

如此分類,等搬到新家之後才好找東西,收拾也能事半功倍。

結果搬到了新家,Andy 開始拆箱的時候,看見 Carol 所打包的那堆箱子......

剎那間,他的腦血管爆掉了。

只見 Carol 打包的箱子整齊堆了一排,箱子外面也確確實實貼上了分類的標籤。

只不過......

這麼多箱子,Carol 卻只將它們分成兩類。


第一類:Carol’s stuff(凱洛的東西)

第二類:Miscellaneous(有的沒有的)


是的。

所有箱子外面,不是寫著「凱洛的東西」、就是「有的沒有的」!

看見這種分類,應該不難想像 Andy 為何會腦溢血吧。

「妳......妳這是在衝三小?」Andy 崩潰大吼:「妳這樣分類......有任何意義嗎!」

「嘻嘻嘻,當然有啊,親愛的。」

Carol 和每個女人一樣,露出可愛又撒嬌的笑容,輕輕在 Andy 臉上一吻:「屬於我的東西,全都放在『凱洛的東西』裡啊,很好找呢。」

「......」

「至於其他的家當嘛,反正那些是你的工作,你就慢慢收吧!來,親一下,愛你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