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19/10

搬家

對於搬家,這世界上有兩種人。

第一種人是蝸牛。




從小到大,「家」便是他們身體的一部份,是他們肩膀上一個最安全的所在。

害怕的時候,家是一個躲藏的密室,阻擋屋外的風吹雨打。

悲傷的時候,家是一個溫柔的懷抱,任由你嚎啕大哭、盡情宣洩。

快樂的時候,家是一個涼爽的山谷,迴盪著你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歡樂笑聲。

因為如此,「家」成了生命中一本珍貴的日記,家裡的每個房間、每個角落、每個刻紋,都細細訴說一段回憶中的往事。

所以就算房子破了、舊了,就算房地產瘋狂飆漲,轉手變賣便能獲取一筆財富,他們也不願意搬家。

因為這兒是他們一生的眷戀,一輩子的無價之寶。


***


另一種人,他們是寄居蟹。




對寄居蟹來說,回憶只不過是腦海裡的儲存、心靈中的印記,與房子硬體本身毫無關係。

房子舊了?

小了?

住膩了?

沒關係,換個新殼。

漂亮的新貝殼在遼闊的沙灘上比比皆是,又何必苦守一個殘缺老破的舊殼?

換個家,換個心情。

雲淡風輕,自由自在,不受束縛的乾淨俐落,這正是寄居蟹獨有的瀟灑。

等待搬到新家之後,新的回憶也肯定會隨之而來,或許甚至比以往更精彩呢。


***


「親愛的老公,你很討厭搬家,所以你是蝸牛嗎?」聽了我的想法之後,親愛的老婆歪著頭問。

「沒錯。」我抬頭看向遠方,臉上露出感性的表情:「畢竟,我是個念舊的男人啊。」

「......念舊個屁。」

誰知老婆卻不為所動,只是捏了捏我的臉頰:「結婚了這麼久,難道我還不懂你?說到底,反正你就只是單純的懶,一心一意的懶,貫徹始終的懶,不想搬家也只是懶,跟念不念舊一點狗屁關係都沒有,你說對不對?」

......唉。

親愛的老婆。

你-真不愧是我肚子裡最美麗的蛔蟲啊!

沒錯,搬家真的很麻煩。過去這幾個禮拜,我們將所有舊家的家當裝箱打包、租卡車搬到新家、最後將所有東西歸位,整個工程之浩瀚巨大,差點沒把被我們活活累死。我甚至懷疑,每搬一次家,我便折損了好幾個月的陽壽。

但嚴格說起來,「搬東西」本身,卻還不是最麻煩的地方。

搬家最麻煩的地方,是在搬進新家後的前幾天,什麼東西都找不到的痛苦。

是的,吃飯找不到筷子,刷牙找不到牙膏,穿褲子找不到皮帶,大便找不到衛生紙,挖鼻屎找不到垃圾桶......

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

但是,這些都算了。

真的。

最最最悲慘的一次,就發生在搬家後的某個夜晚。


***


那是個柔和的夜,月光如水。

忙了一整天,正準備上床睡覺的時候,我突然撇見一旁的老婆在更換睡衣。

「親愛的老婆,妳好美。」我萬分溫柔地靠了過去,輕輕摟住她的腰。

但是老婆何等聰明,一眼就看出我邪惡的意圖,馬上往後跳開。

「你......你想幹什麼?」她雙手環胸,機警的問。

「科科科,小綿羊妳死定了......」既然被她看穿了,我也不用再繼續隱藏心中的獸慾,嘴角忍不住露出科科科地淫笑。

「救......救命啊!」她嚇了一跳,轉身想逃。

但,哪逃得了?

一個箭步就被我逮住。

「嘿嘿嘿妳別想逃,乖乖讓我性騷擾吧!」噢我實在太邪惡了。

我流出口水,眼看就要得逞,親愛的老婆卻突然靈光一閃,急著大喊:「等一下,你的保險套呢?」

「......」我愣了愣。

保險套?

對啊,連續拆了幾天的箱子,印象中好像沒收到保險套?

我心中寒了半截,趕緊打開床頭櫃......

「......」

果然。

抽屜裡空空如也。

彷彿一陣冷風吹過,我渾身打了一個冷顫。

糟糕,沒有保險套,那不就沒戲唱了?

真槍真刀上陣,我可再也沒有那種膽色。

自從經歷了上次「爸爸的恐懼」之後,我不但連續做了好一陣子的噩夢,還曾捏著蛋蛋用力向自己發誓,從此不再逞一時之勇而自掘死穴。

「哈哈哈,來啊,來啊!」看見我正處在進退兩難的窘境,一旁的老婆可樂了,她用力扭著屁股向我挑釁:「有膽你就來啊!告訴你,其實我還真想生第三個寶寶呢!」

看著眼前扭來扭去的老婆,我簡直快瘋掉了。

彷彿一隻嘴巴被釘起來的大野狼、被迫看著小綿羊跳舞扭屁股,那真是令人感到無比的絕望。

「親愛的老公,你別沮喪。」

看著雙手摀臉、即將崩潰的我,親愛的老婆終於強忍住笑,摸摸我的頭輕聲安慰。

「我看......你還是快去結紮吧。」


***


說真的,比起我,更不習慣新家的「人」,其實是我家的老狗 Brownie。

西施狗平均年齡十五歲,Brownie 今年十四歲,算是老狗中的老狗。別說他的父母,就連他四散各地的兄弟姊妹也早已經全部過世,全家如今只剩他一人。

活到了這個張三豐等級的年齡,Brownie 的耳朵早聾了、眼睛也幾乎全瞎,就連獸醫也只能聳聳肩,無能為力。

還好 Brownie 的記憶力很強,在舊家住了八年之後,早將舊家的平面圖被得滾瓜爛熟,樓上樓下隨意奔跑、毫無障礙,就連整個後院也是屬他專用的廁所。

可以想像搬到新家之後的前幾天,Brownie 可是吃盡了苦頭。

看不見又聽不到,他只能憑著微薄的視力、僅存的嗅覺,跌跌撞撞的四處摸索,重新適應全新的環境。

兩個星期過去後,他的小腦袋瓜終於漸漸背下新家的地圖,這幾天又開始樓上樓下四處亂跑。

不僅如此,我們又重新開始散步的習慣。




為了不讓新家漂亮的後院再次佈滿他的大小便,每天早晚我會準時帶他出去溜達溜達。

也因此我才能重新獲得每天撿他大便的榮幸。

現在是冬天,每次 Brownie 大完便後,新鮮的米田共上總會飄著一股熱氣,在冰冷寒氣中冉冉升起。

當我小心翼翼的撿起之後,透過一層薄薄的塑膠袋,手掌心總能感到大便溫暖的熱度。




熱在手裡、暖在心裡,那種感覺真是無比的溫馨。

養過狗的人,相信你們一定可以體會。




最後我必須再次感謝神、感謝親愛的老婆、還有天才設計師 Ann。

因為有祂的祝福,以及她們兩個女人的合作無間,才會有今天這個漂亮的新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