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9/4/09

兒子四歲

光陰似屁,噗的一聲很快就過去了。

轉眼之間,兒子已將從三歲的小弟弟變成四歲的大哥哥。

「親愛的老公,今年兒子的生日該如何慶祝?」三個禮拜前的一個晚上,老婆問我。

我最怕一大群小孩吵吵鬧鬧的畫面了,趕緊表示:「不需要大費周章,請幾個好朋友吃頓飯,幫他買個蛋糕、禮物,也就夠了。」

「那怎麼夠?」

一如往常老婆又把我的話當屁一樣參考,自言自語的說:「今年兒子的生日,我想幫他好好辦個熱鬧的派對。」

「……」

「我想邀請所有媽媽幫的成員,一起辦個聯合大派對!」

「……」歐我的頭好痛。

「至於地點嘛,就在湖邊吧,你說好不好?」

「……」好,好個屁。

「不說話?那就是同意囉。」親愛的老婆甜蜜一笑:「那派對的主題呢?快幫我想。」

派對的主題?

美國小孩的生日派對,通常有一個「主題」。

有了這個「主題」之後,整個派對的內容就繞這這個主題打,從汽球、服飾、蛋糕、布置開始,直到桌巾、餐杯、餐盤、甚至派對的遊戲內容,全都從這「主題」延伸而出。

舉個例。

假若壽星以「美人魚」為生日主題,現場便會出現「美人魚」的蛋糕,「美人魚」的汽球,「美人魚」的打扮,「美人魚」的餐具......








不但如此,若要讓這派對更加完美,甚至可以端出一盤海鮮讓大家把「美人魚」的好朋友通通吃掉……






如何?

這種「主題生日派對」,夠屌、夠誇張吧?

現代的小孩就是這麼被溺寵。

「現在的小孩實在太好命了」這句話,我通常不喜歡一直重複,感覺自己小時候多命苦似的。

其實不然,我們真的很好命。

從小到大我爸媽也從不曾忘記我的生日,常帶我們出去遊山玩水,著實給了我一個充滿歡樂的童年。

但……

就連我們也用不著什麼「生日主題」啊!

對小孩來說,蛋糕就是主題!

禮物就是主題!

哪還需要別的?

「那些裝扮、布置、餐具、桌巾、汽球,通通都是多餘的狗屁!」我用力拍桌,辭嚴義正向親愛的老婆曉以大義。

誰知老婆的眼睛卻突然亮了起來。

「啊!生日派對的主題我想到了!」

「……」

「用『海盜』當主題,好不好?好酷耶!」她超興奮的。

……這女人。

從頭到尾根本就是把我當空氣啊!


***


於是派對當天,兒子被打扮成了「海盜」。




海盜的帽子、眼罩、衣服、汽球、餐具、遊戲,應有盡有。

幫主的女兒 Yvonne 也是今天壽星之一,她則扮成了可愛的公主。






媽媽幫的成員全都到齊了,大家各自帶著孩子在湖裡戲水。














雖然是大哥哥和大姊姊的生日,但這兩位小美女也沒閒著。




妹妹和 Sammy 坐在岸邊的大石上,搔首弄姿、賣弄風騷。




































貼了一堆妹妹的照片,差點忘了今天的主角是誰。

OK,游完泳、吃過飯後,準備吃蛋糕了!




所有媽媽幫的孩子被分成兩排坐好,全體瞪著蛋糕失魂發呆。

































這個滿嘴巧克力的小傢伙,正是幫主的兒子。

他吃得到處都是巧克力,卻還露出一副很無辜的神情。



什麼?

你說巧克力蛋糕被吃掉了?

我也不知道是誰吃的耶!真的!











吃過蛋糕,休息片刻後,接著該出發去尋寶了!

這尋寶遊戲自然也和「海盜」的主題相關。

老婆為每個小孩準備了一個寶藏盒,藏在湖岸木橋的旁邊,接著一人發了一份藏寶圖,讓小孩們扮演「海賊王」的角色尋著地圖乘船尋寶。




問題來了。

親愛的老婆是個標準的路癡,她的方向感可說是IQ零蛋。

毫無意外,當所有人都懷著興高采烈的心情、帶著寶藏圖出發之後,找啊找啊找了老半天卻完全找不到寶藏......




過了好久,終於有人發現不大對勁......




媽啊!

寶藏圖根本就畫錯了啊!

難怪大家都找不到寶藏!

「親愛的 Christie,妳是在裝肖ㄟ嗎?」所有人回來之後都有一種被耍的感覺。










經歷了一番驚險的航程、克服了錯誤的航圖之後,孩子們終於找了傳說中的寶藏!




每個小孩手中都抱著一盒寶藏。

寶藏盒裡塞滿了各式各樣的糖果、餅乾、小玩具!







這位是以琳,前天下午剛坐完月子回台灣去了。

還記得生日派對那天以琳也和大家一起划船尋寶,順手就把沉睡中的寶寶丟在桌上。

「喂喂喂,妳就這樣走啦?」我看著搖籃裡還不到滿月的小寶寶,心中有點不安:「妳不在的時候他突然哭怎麼辦?」

「別擔心,他睡得像隻豬,除非肚子餓了否則絕不會醒來。」以琳再三保證之後,就給我快快樂樂的跑去划船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正如您所料。

沒錯滴,以琳才剛走沒多久,搖籃裡便傳來一陣嬰兒的哭聲。

「哇~哇~」哭聲發自丹田,洪亮有力。

「天啊,不會吧!」我嚇了一跳。

本來我還想低著頭、假裝沒聽見,但寶寶卻越哭越大聲、越哭越淒厲。

每一句哭聲彷彿都指控我的無情無義、無血無淚。

「......」我無奈的抬起頭,四下望去,卻發現所有媽媽都各自忙著自己的孩子,親愛的老婆也忙著招呼客人,只有我閒閒沒事。

唉。

沒辦法了。

我咬了咬牙,將搖籃裡的安全帶解開,抱起嬌小玲瓏的寶寶。

試著從腦海深處,挖出很久以前照顧新生兒的記憶。

「搖啊搖,搖啊搖,船兒搖到阿伯橋,阿伯好,阿伯好……」我手裡抱著寶寶,嘴裡唱著不三不四的安眠曲,希望能再慢慢將他哄睡。

誰知道我唱啊唱著,也不知是否歌聲太爛,寶寶居然越哭越大聲!

「以琳,快點回來救我啊!」我抱著寶寶晃來晃去,心中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卻突然靈光一閃!

以琳臨走前不是曾經吩咐,這位寶寶除非餓了否則不會醒來?

難道…...

他餓了?

餓了,就趕快餵奶啊!

但……以琳是餵母奶耶!

如今她本人又不在這兒,身邊又沒奶粉,該怎麼辦?

我輕輕拍著寶寶的背,簡直心急如焚。

這時你或許會問,現場不是有許多媽媽幫的成員?

這麼多位媽媽在場,何不找她們幫忙,先「借喝」一下啊!

唉,其實我這麼聰明,這辦法自然也想到了。

可是你想想,這麼難為情的事情我怎麼好意思開口呢?

只要用詞稍微不當,搞不好還會讓人誤以為我是變態咧!

心中正兀自猶豫,寶寶卻越哭越淒慘,看來真的是餓壞了。

……算了。

古人為了朋友的兒子甚至可以犧牲自己的愛子,那是何等偉大的情操。

難道我就不能效法古人的精神,為了高茂仁的骨血犧牲自己?

想到此處,我的心口突然一熱。

「管他的,豁出去了!」

我大吼一聲,用力翻開自己的襯衫,義無反顧的露出乳頭讓寶寶盡情的吸允。

「寶寶等你長大以後,千萬別忘了阿伯今天的犧牲啊!」我眼裡含著淚光,輕聲告訴寶寶。

果然,寶寶有乳頭可吸頓時露出滿足的微笑,停止了哭聲。

「滋滋-滋滋-」他用力的吸著。

啊,那真一幅幸福的畫面!




可惜,這個幸福的畫面並沒有持續太久。

才吸了沒幾口,寶寶很快就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除了酸臭的汗水之外,這個阿伯的乳頭實在吸不到別的東西!

又試了幾次,寶寶簡直是越吸越生氣,眉頭逐漸揪成了一團……

「天啊以琳!妳終於回來了!」

就在不遠的地方,以琳有如天使般的出現,即時拯救了寶寶,也拯救了我的乳頭。





***


到了晚上,我和老婆將兒子收到的禮物通通搬出來,在我家的壁爐前面堆了一座小山。

兒子和女兒站在禮物的小山之前,心中那股無法壓抑的快樂應該不用多加形容了。






還記得去年兒子三歲的時候,妹妹只有六個月大,連走都還不會走。

那時哥哥拆禮物拆得好爽,她卻只能趴在地上抱著一罐花生豆花,嘴裡悲情的哭泣,那個畫面許多人都還記得。



事過境遷,如今妹妹已經長大不少,現今的智商已經不能和去年那個笨蛋相提並論了。

雖說壁爐前的小山全是屬於哥哥的禮物,但妹妹卻絲毫不在乎。

抱著「他的就是我的」的愉快心情、以及「共產主義」的樂觀思想,她也興奮的跟著哥哥一起跳舞,準備享受拆禮物的快樂。




妹妹站在禮物堆前,屁股扭來扭去。




啦啦啦~

這麼多禮物,真是讓人心癢難搔啊!

到底要從哪個開始開起呢?




嘿嘿嘿,不論如何再也沒人可以阻止我們了!

禮物通通是我們的嘻嘻嘻嘻嘻!




「來,開禮物之前,我們來跳段舞吧!」祈安帶頭跳舞。

「跳舞吧!」妹妹附和。




嗨呀嗨呀!



呼啊呼啊!


哇啦哇啦!


呀呀呀呀!



喝喝喝喝!


兮兮兮兮!



「......」





......你到底跳夠了沒啊?












跳了老半天,開禮物前的神聖儀式終於結束了。

誰知兩個人跳得滿身大汗,正準備開始拆禮物的時候,媽媽卻受不了他們身上散發的惡臭。

「玩了一整天,臭都臭死了,兩個都先去洗澡!」媽媽命令。


***


好不容易洗完澡後,兩人都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又跑回禮物小山面前。



然後,又重頭跳了一次舞。






真的很煩。

























看著這堆禮物的包裝紙,我不禁又深深嘆了口氣。




現在的孩子,實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