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8/10/09

七彩魚

年初媽媽幫幫主 Kelly 回台灣的時候,順便帶她的小孩回去拍寫真集。

那位攝影師很強,不但外景、內景都拍得漂亮,而且十分擅長捕捉孩子笑得自然燦爛的瞬間。

由於拍出來的照片實在可愛,美國媽媽幫的成員人人羨慕得要死,我親愛的老婆也看得直流口水,心中暗暗決定下次回台灣一定要去拜訪那位攝影師,請他為我家的小朋友拍照。

那位大師,姓田。

他的公司,名叫「七彩魚影像工作室」。

地點......

在新竹。

「新竹?」

我首次聽到老婆的提議,自然是嚇了一跳。

那麼遠?

「遠是有點遠,不過他表示若外加一筆交通費,他願意開車來彰化為我們拍攝外景。」親愛的老婆解釋。

「那就太好了,請他來彰化吧!」

「但有個問題。」老婆搖頭。

「......」

「彰化的外景他不熟,取景方面或許沒有新竹漂亮,再說我也想拍室內寫真,非到新竹的攝影棚裡不可。」

「......」

「所以說,你乖乖認了吧。」老婆捏捏我的臉頰以示鼓勵。


***


去新竹,最快的方法自然是搭乘高鐵。

問題是,彰化是個鄉下地方。

我們住彰化,所以我們是鄉下人,吃的是粗茶淡飯,穿的是拖鞋斗笠,完全沒有「高鐵站」這種高級的待遇。

因此想搭高鐵,就必須到台中。

想去台中,就必須開車。

想到開車,我就開始頭痛。


***


在台灣開車,可不比在美國開車。

車子依然是車子,道路也是道路,紅綠燈也沒變,但兩地開車的技術水平......

那簡直是無法相提並論。

比起台灣,在美國開車根本就是幼稚園的程度。

就像「棒賽」和「挫賽」,雖然都是排泄物的形容詞,但卻是截然不同的層次。

還記得很久以前,我第一次在台灣開車。

那種感覺非常難以形容。

好像來到火星的世界一樣,眼前一片眼花撩亂,烏煙瀰漫,所有人都以非常亢奮的心情在飆車,每台車都快樂地橫衝直撞,喇叭亂按,簡直是熱鬧非凡。

不僅如此,我還覺得奇怪,為何明明是紅燈,大家卻不顧一切的往前衝?

難道台灣有那麼多色盲?

明明沒有左轉燈、也沒有左轉道,所有人又是如何左轉?

明明是單行道,為何會有車子逆向行駛,朝著我迎面而來?

而且還對我狂按喇叭?

最玄的地方是,在這一片光速的混亂當中,卻又隱隱約約隱藏這某種神秘的秩序,讓所有車子能夠避免碰撞,並且順利抵達想去的地方。

真的是,太奇妙了。

想了半天,這許多問題中的奧秘我依然無法參透。

於是我只好去請教我認識的人中,開車技術最強的許志偉。


***


「Peter,在台灣開車,第一件要學的是紅綠燈。」智偉聽了我的問題,嚴肅的表示。

「......紅綠燈?」我皺眉不解。

紅綠燈有什麼好學?

綠燈行走,紅燈煞車,黃燈趕快往前衝,不就是這樣嗎?

「太天真。」志偉搖頭:「在美國,紅綠燈或許有絕對的權威,但在台灣,它頂多只是供你參考使用。」

「......啊?」

參考使用?

「紅綠燈是死的,開車的人是活的,懂嗎?」志偉淡淡一笑:「開車之道,講究如行雲流水,任意所至,最禁忌的便是拘泥不化,不知變通。」

我歪著頭,想了想。

聽起來很有哲理,但......

這句話好像在哪兒聽過?

「如果被那些交通規則、紅燈綠燈所綑綁、所迷惑,那開起車來便會縛手縛腳,永遠無法達到一流高手的境界。」

「......啊!」

聽到這裡,我突然恍然大悟。

「我懂了!這就像《笑傲江湖》裡的『獨孤九劍』!」我忍不住大喊,腦裡浮起金庸大師的那本經典武俠。

「劍招是死的,發招之人卻是活的!學招時要活學,使招時要活使,倘若拘泥不化,便練熟了幾千萬手絕招,遇上了真正高手,終究還是給人家破得乾乾淨淨!」笑傲江湖我讀了好幾十次,當下順口就背出風清揚對令狐沖的敦敦教誨。

志偉看著我,嘉許的點了點頭。

「沒錯,正像獨孤九劍。」他微笑,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開車就像使劍,不能被硬梆梆的交通法律給綁死,反而要活學活使,行雲流水,任意所致。」

......原來如此。

台灣開車竟然這麼有趣,這麼精采!

還能從中領悟獨孤九劍的真理!

「獨孤九劍的精髓,除了招式要活學活使之外,其實還有另一個重點。」智偉摸摸他的下巴,繼續傳授。

「願聞其詳。」我端坐。

「孤獨九劍,其精隨在於先發制人,有進無退,招招進攻,攻敵之不得不守,你記得吧?」

「嗯,弟子知道。」這我當然記得。

在小說中,自從令狐沖習得孤獨九劍之後,與人過招從此不再防守,不論是遇上東方不敗、或任我行這些怪物,他也是照樣招招搶攻,一副與敵同歸於盡的超猛氣勢。

「在台灣開車也一樣,換車道要積極進攻!左轉道要自己製造!停車位先搶先贏!招招進攻,先發制人,有進無退,攻敵之不得不守,否則你永遠回不了家!」他字字句句猶如鐵槌般重重打進我的心坎裡。

咕咚一聲,我跪了下來,雙手發抖。

......這是多麼偉大的真理!

為什麼以前都沒人告訴我?

「直到有一天,當你成為真正的箇中高手時,所有的招式將不復存在。」志偉神秘一笑。

「你......你的意思是......」我雙拳用力緊握,心情激盪不已。

獨孤九劍的最高造詣,便是能夠忘記所有學過的招式,逐漸進入「無招」的境界。

那麼在開車的世界裡,這代表......

「沒錯,當你成為真正的開車高手後,所有的法律都不重要,所有的行人都如狗屎,所有的束縛都可拋開。在你眼中沒有不能左轉的十字路口,沒有單行道這種可笑的名詞,更沒有什麼所謂的紅綠燈。」

「......」我劇烈顫抖,眼角滲出淚水。

「因為紅綠燈......」

志偉單手指天,全身上下散發出君臨天下的氣勢。

「那只不過是照明的工具罷了。」


***


故事回到拍照那天。

我開著車,腦裡默默回憶唸著獨孤九劍的劍訣,載著全家大小、提著大包小包,往台中出發。

還好。

秉著同歸於盡的精神,懷著鄙視法律的態度,我們終於一路平安抵達台中。

上了高鐵,抵達新竹後,田先生已經在高鐵站外邊等了。


***


拍攝景點一,交通大學。

田先生帶了一大袋玩具,讓兩個小朋友玩。

他自己則躲在遠處,用單眼大砲悄悄拍攝,捕捉他們臉上自然的表情。











妹妹又歪著頭,開始裝可愛。





田先生去福利社買了兩瓶養樂多,各自插了吸管,遞給兩個小鬼享用。

緊接著又躲到遠處,偷拍他們喝養樂多的模樣。


























最後到交大路旁的一個大草原上。
















很多人看了這張照片,都有同樣的反應......




「咦?這不是什麼人壽保險的廣告照嗎?」

哈哈哈,還真的很像。

台灣人壽保險,讓您和您的孩子有安心,有保障!

想要終身有幸福,代代有健康,請打(04) 123-4567


***


拍完外景後,我們轉移陣地,往田先生的攝影棚拍內景。




















我必須承認,拍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晚上七點,我真的快不行了。

昨天在「費加洛」搞了一整天,今天又陪著孩子開來新竹、整天奔波,加上血糖又開始下落,我的精神狀態變得很不穩定。

想回家。

想回家。

很想很想回家。

但他們卻一直拍一直拍,拍得不亦樂乎。

終於當老婆提議幫祈安換上西裝,再拍另一系列西裝照的時候,我就真的飆掉了。
換西裝!

昨天在費加洛不是已經拍過西裝照了!

而且現在那麼熱!

再拍下去還不如讓我死!

我眼睛佈滿血絲對著月亮狂吼,正準備從三樓的窗戶跳下去的時候,田先生趕緊把我抓住。

「鄭太太妳不用擔心,這種病例我見多了。」田先生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微笑向嚇壞的老婆解釋。

「許多父母帶孩子來拍寫真集,媽媽都拍得很開心,但爸爸的耐性通常一下就用光光了,用光後就會開始發瘋,這種病叫『父親拍照症候群』,有些爸爸甚至撐不到半小時就開始病發,妳先生的病例已經算輕微了。」

他一邊解釋,我的頭一邊前後搖擺,奮力撞牆。

「那......那現在怎麼辦?」親愛的老婆很擔心。

「治療的辦法也很簡單。」田先生聳聳肩:「只要讓他遠離攝影棚、遠離妳、遠離兩個小孩,他很快就會恢復正常了。」

於是接下來這些照片的拍攝過程,我完全沒看見。

因為田先生把我趕出攝影棚,讓我一個人在客廳吹冷氣喝飲料、吃餅乾看電視。

他自己則跑回攝影棚,迅速將最後一組照片拍完。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點不好意思......







還好有拍這套西裝照,否則就看不到兒子帥氣的模樣。










小小周杰倫?







謝謝大家捧場,下台一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