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7/25/09

全家福

兩個月前回台灣的時候,曾經拍了兩天的全家福。

第一次的拍攝在彰化市「費加洛」,算是彰化規模最大的婚紗店。

那天中午,岳父岳母們從高雄北上,海倫從台北南下,全體在彰化集合,準備一起去享受拍全家福的痛苦。

拍全家福有何痛苦?

痛苦有三。

請容我慢慢道來。


***


全家福的痛苦一:選禮服

去過婚紗店的人就知道,店裡的衣櫃收藏了琳瑯滿目的禮服,任由客人們挑選試穿、拍照攝影。

本來嘛,拍這種美美的照片,挑件好看的衣服其實是很平常的事。

只不過男人挑選衣服,通常只需十分鐘。

而女人選衣服......那簡直就像便祕。

擠擠擠,擠個半天也擠不出賽。

不出所料,一抵達費加洛,三個女人就衝去挑衣服。

這一挑,就足足挑了......兩個小時。

馬的,兩個小時我們男生要幹什麼?

我、岳父、偉超、還有兒子坐在那兒大眼瞪小眼,等得都快瘋掉了。

等到最後我們四個男生只好湊一桌開始打麻將,東西南北風都打了好幾圈,三個女人才意猶未盡出來。


***


全家福的痛苦二:化妝


女人化妝、做頭髮,那應該不用多說了。

選了兩個小時的衣服之後,她們又開始化妝,這一化又足足化了一個多小時。

只不過關於化妝,最痛苦的部分倒不是「等女人化妝」,而是「男人也要化妝」。

男人化妝?

有沒有那麼變態啊!

所謂的男人,就應該要有男子氣概!

要粗野、要狂放!要龍驤虎步、陽剛豪邁!

像個娘人般的塗脂抹粉,成何體統!

......諷刺的是,這已經是我這輩子第三次化妝。

三次,都是被逼。

第一次化妝是幼稚園的時候,那次全班要表演歌唱,我被選為指揮,為了博取觀眾讚美的掌聲,我被打扮得「花枝招展」上台表演。

OK,看照片前,請先深呼吸,做好心裡準備。

這是我塵封已久,一段悲傷的回憶。
















歐我的天啊......

對不起,害你瞎了。


靠那是什麼造型啊!

好想揍照片裡的小鬼!


更殘忍的是我媽媽,居然把我打扮成這樣。

不過有句話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來,再加一張我好兄弟的化妝照。






左邊是表弟,右邊是我弟。

哈哈哈他們的變態程度簡直和我不相上下。

還好後來長大之後,我們三人一起去做了內在醫治,心中的創傷已經好了許多。


第二次化妝是結婚的時候。

那些婚紗照我貼過了,眼睛想再瞎掉一次的人儘管去看。

這是第三次。


***


全家福的痛苦三:演戲


或許你以為熬過前面的兩個痛苦之後,終於可以鬆一口氣,開始拍照了!

如果你這樣想,那是錯得不能再錯。

接下來才是拍全家福最矛盾的地方!

試想,折騰到這個地步,你明明已經累得要死、煩得要死、賭爛得要死,卻還要面對鏡頭,裝出超級霹靂無敵幸福美滿的表情?

......怎麼可能嘛!

難怪很多人拍完之後,臉部肌肉都會嚴重抽筋扭傷。

所以說,待會兒貼照片的時候,相信你會發現照片裡的每個人都笑得那麼燦爛、那麼可愛。

如果將照片加上柔焦霧化的處理,那種夢幻般的意境簡直就是幸福美滿的極致。

但事實上,那種美,根本是一種假象。

「來,看前面!求求你們看前面好不好!」攝影現場鬧哄哄的,攝影師一直哀求大家。

「我的頭髮好難看,可不可以重做?」愛漂亮的岳母不停抱怨。

「喔妳別吵啦,這樣就粉好看了啦!」岳父不耐煩的揮手。

「海倫,妳有沒有看到我的鞋子?」迷糊的老婆又開始掉東西。

「呃......好像在那邊……」海倫心不在焉,隨便亂指。

「有沒有人要吃?熱騰騰的喔!」偉超剛才跑去費加洛的門口,買了一袋香噴噴的水煎包。

「偉超,給我一粒。」折騰了三個小時,我的精神已在崩潰邊緣,只好狂吃水煎包免得發瘋。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妮安的心情欠佳,對著鏡頭狂哭。

「媽媽,我要尿尿!」祈安的雙腳用力夾著雞雞,差點射了出來。

在這一片狂亂之中,攝影師冷靜的拿著相機,卡嚓卡嚓……





了不起。

簡直不可思議。

儘管現場雞飛狗跳、手忙腳亂,但就在閃光燈亮起的瞬間,所有人依然默契十足的轉向鏡頭……

甜美一笑!

耶!




耶耶耶,我耶你個頭。









































拍完照、再吃個飯,回到家也已經晚上十點了。

我像隻死狗般的趴在床上,全身接近虛脫狀態。

「親愛的老公,你早點睡喔,明天還要去照相呢。」親愛的老婆溫柔的說。

「……」我微微一震。

「你忘了嗎?明天要去新竹,拍兩個寶貝的寫真集啊!」她輕輕撫摸我的臉頰。

我呆了大概有五秒。

......不行了。

我真的受不了了。

二話不說,我迅速跳下床、穿上鞋,正準備奪門而出、連夜逃亡時,卻被老婆從後面狠狠一把抓住。

「死人,別想逃。」

她甜甜一笑,俐落的手刀一斬,隨即將我斬昏。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