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6/21/09

孕婦的氣勢

此時半夜三點。

相信我,我真的很想睡。

但是身旁的兩個小鬼時差非常嚴重,玩得正開心呢。

而我的心情,也與他們臉上的純真笑容產生了非常強烈的對比。

他們笑得越燦爛,我的心情也就越賭爛。

馬的啦,凌晨三點了!

笑!

笑什麼笑!

......唉。

至於我親愛的老婆在做什麼,應該不用多說了吧?

這次老婆和孩子從台灣回來後,發生的事情簡直和那篇「巧克力」所描述的一模一樣。

今天下午老婆將兩個孩子塞給我,摸摸我的臉蛋,說她要去「躺一下」。

「躺一下」。

親愛的朋友,我老婆的「躺一下」可能和你所想像的不太一樣。

平常人的「躺一下」或許十分鐘、或許二十分鐘,總之是以「分鐘」為單位來計算。

但我老婆的「躺一下」......

基本上是以「小時」為單位,每次「躺一下」的時間平均四至八小時不等。

更何況這次的「躺一下」還附加了調時差的功能,若連續狂睡二十個小時、一直到明天早上才幸福轉醒,那一點也不奇怪。

有時我不免覺得遺憾,為什麼這世界上沒有舉辦「睡覺大賽」呢?

獎金一百億美元的那種。

天啊如果有那種比賽,待我老婆一覺醒來我們就變成超級富翁啦真爽。

嗯,扯遠了。

這次老婆回來,還順道帶了一個孕婦。

孕婦正是我表弟高茂仁的老婆,以琳,以前也寫過不少他們夫妻的故事:

鮑魚罐頭

錦囊妙計

這次以琳為了腹中孩兒,不惜千里迢迢、隻身一人、特地跑來美國待產。

母愛真的很偉大啊。

我就不信有幾個老爸會為了孩子做到這種地步。

不過我一直有點擔心,以琳過海關的時候會不會被海關人員發現她身懷六甲,然後被遣送回台灣?


***


過海關的時候。

「高太太,請問妳來美國做什麼?」海關人員研究以琳的護照半天,終於抬頭看了她一眼。

「來玩啊!」以琳沒好氣回答。

整趟飛機的旅程這位孕婦一直無法好好入睡,此時心情正像大便。

「來玩啊......」海關人員沉吟半晌,看著以琳的肚子:「妳......嗯......妳懷孕了嗎?」

「啊?」

「我說......妳......妳懷孕了嗎?」他重複了一次。

我個人認為,這大概是這世界上最蠢的問題了。

很多年前當我還在醫院實習的時候,曾經傻傻的向一個女病患提出了相同的問題。

沒想到那女病患非但沒有懷孕,而且還當場發瘋,抄起她屁股下面的椅子二話不說就往我腦袋狠狠砸下去。

從那以後我就對自己暗暗發誓,從此再也不對任何「看起來可能懷孕的女人」問這個危險的問題。

果然以琳狠狠的瞪著海關人員,口氣不善的回答:「我沒有懷孕。」

「沒有?」他愣了一下:「那妳的肚子......妳的肚子......」

「我的肚子怎樣?」以琳冷冷。

「妳的肚子......有一點那個......」他搔著後腦,支支吾吾。

「哪個?我的肚子哪個?」以琳越來越兇。

「就是那個......」他尷尬萬分,不知如何接下去。

很肥嗎?你說我的肚子很肥嗎?」以琳氣燄高張,越說越大聲。

「啊......」他的氣勢完全垮掉。

「你是笑我肥嗎?笑我全身肥肉一大堆嗎?」

以琳簡直是面目猙獰,全身散發一股凜冽的殺氣。

「不不不,我沒有那個意思......」他全身顫抖,雙手亂搖。

「是怎樣,難道在美國,肥胖也是一種錯誤?難道,肥胖也有罪?」

不知你們有沒有發現,孕婦說話時特別有一種以難抗拒的威嚴。

此時的以琳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大義凜然的正氣,海關人員不但完全給震懾住了,還差點起來立正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