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1/20/09

新年新希望

好久沒打開部落格的網站,連自己的密碼都差點忘了。

話說兩個禮拜前,和我分租診所的陳醫師突然開始學法文。

「陳醫師,你為什麼想學法文?」我好奇問他。

「因為我要去法國啊。」陳醫師回答。

「去法國玩?」

「不,我孩子要去那裏進修,我和太太陪他去看看。」陳醫師解釋:「聽說法國人很討厭英文,如果你敢用英文與法國人交談,他們會立刻變臉,理都不理你呢。」

嗯。

這我倒聽過。

這些法國人也不知在跩個什麼鳥,以為他們的文化最高級,語言最優美,大便最好吃。這種莫名其妙的民族優越感,難怪讓大家都覺得他們很欠揍。

就這樣,兩個禮拜前,陳醫師全家飛往法國。

我們的診所也就只剩我一個醫生。

還記得那天一早,我才剛走進診所,護士甲便走了過來,神色凝重的告訴我,「鄭醫師,從今天起你要看兩個醫師份量的病人,你知道嗎?」

「我知道。」我點頭。

「病人很多,看病要快。」護士乙也走了過來,手上拿著一個瓶塞,眼神十分嚴肅。

「妳們放心,我沒問題。」我豎起大拇指。

「不,你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護士甲搖頭,「今天的病人很多,多到爆滿,我們兩個實在不想留到六點才回家。」

「?」我歪頭,不解的看著她。

「為了節省時間,為了加快你看病的速度,我們決定必須刪除你上廁所的時間。」護士乙冷冷說道,手上拋著那個瓶塞。

啊?

我張大嘴巴,完全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忍著點,鄭醫師,痛一下下就好了。」護士甲突然抓住我的手,眼中爆露兇光。

「你們想幹什麼!那個瓶塞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時後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想要轉身逃走,卻被兩個護士給狠狠壓住。

「快點!把這個瓶塞塞進屁股,你一整天就不用去大便了!」護士乙抓著我的褲子,開始用力拉扯。

「不要啊!救命啊!」我雙手拉著褲子,兩片屁股肉奮力夾緊,死命保護我的屁眼。

我必須解釋,美國護士和台灣護士完全不一樣,基本上根本是屬於不同的種族。

台灣護士外號「白色小天使」,長得俏麗可愛,年輕陽光。

如果是她們要用這種慘無人道的方法對付我,那我或許還會含淚應允。

但是!

美國的護士,全都是阿嬤級的前輩!

而且各個孔武有力!

就這樣。

過去這兩個禮拜,我每天都屁股夾著瓶塞看病人。

別說抽空寫網誌了。我不但整天都無法大便,就連小便都很痛苦!

每次尿尿的時候,兩個護士還會在外面計時,一超過三十秒就會破門而入,把我給硬拉出來。

「鄭醫師,你再不尿快點我們連小便都要禁止囉!」護士乙的手上晃來晃去,這次居然拿著一個衣夾子!

我嚇得半死,連忙往下一間門診室衝去。

寫到這裡,你們應該了解為什麼這麼久沒更新了吧?


***


首先,讓我和你們分享 2008 年最感恩的一件事。

是什麼事?

嗯,應該不難猜吧?

2008 年,感謝神賜給我們一個可愛的女兒。

說真的,妮安剛出生的時候很醜,有點像剛從太空船降落的外星人。




現在呢?

才短短十個月,她就變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囉!




親愛的老婆每次看到妮安的笑容,都會感謝神的恩典。


***


再來和你們分享過年的熱鬧。

過年那夜,Michelle 和老婆決定要辦個 Pajamas Party。

什麼是 Pajamas Party?

Pajamas 就是睡衣,Pajamas Party 就是睡衣派對。

會想穿睡衣的理由,自然是為了在元旦前夕讓孩子一起享受倒數記時的樂趣。

沒想到卻竟然因此製造了不少笑料。


***


首先,那晚我們吃火鍋。

在準備火鍋料的時候,老婆突然發現雞蛋用完了。

「老公,快打電話給你弟!」老婆一邊切菜一邊用腳踹我:「叫他們過來的前先去買盒雞蛋!」

我拿起電話打給 David 的手機。

「喂?」

「David,你們在哪?」我問。

「已經在路上了,怎樣?」我弟問。

「我們家沒雞蛋了,你們可不可以繞去超市買盒雞蛋?」

「......」

說也奇怪。

電話另一頭沉默了好久。

待他們抵達之後,看他們全家每個都穿著可愛的睡衣,我才了解他們的難言之隱。



David 一家到了不久,Andy 和 Carol 也隨即抵達。

只是他們一進門,所有人同時發現 Andy 沒穿睡衣!

「Andy,這是 Pajamas Party,你怎麼沒穿睡衣?」老婆質問。

「哈哈哈,我根本就沒睡衣,因為我平常喜歡裸睡啊。」

「......」

「如果你們堅持的話,我是可以脫光光啦,哈哈哈。」

剎那間所有人食慾盡失。




最後抵達的是 Leanne 與 Elmer。

沒想到 Leanne 也沒穿睡衣!

「Leanne,妳怎麼也沒穿睡衣?」大家問。

只見 Leanne 低下頭,一副嬌羞的模樣:「我的睡衣實在太火辣了,只在蜜月時穿過,所以......所以只有我老公可以看。」

「......」大家。


***


寒冷的冬夜吃熱騰騰的火鍋,自然是一種很棒的享受。

吃完火鍋,大家正在閒聊,親愛的老婆從廚房拿出一個鮑魚罐頭。

「有沒有人想吃鮑魚?」老婆搖著手中的罐頭。

「什麼?鮑魚!」

最貪吃的 Andy 立刻直起身子,兩眼綻放喜悅的光芒。

「等一下!」

我弟立刻警覺的伸出手:「罐頭讓我看看。」

真不愧是阮家的後代。

我以前在鮑魚罐頭那篇提過,由於從小的訓練,使我們擁有比常人更敏銳的危機意識。

「別緊張啦!」老婆把罐頭遞給他,嘖了一聲:「這是今天剛買的!很新鮮,而且超貴的。」

「很貴?多少錢?」Andy 又直起身子,聲音微微顫抖。

老婆比出七根手指。

「七十塊?妳說七十塊美金?」Andy 瞪大眼睛,口水噴了一桌。

一旁的 David 端詳著罐頭,仔細研究了半天,確定沒有過期之後,才又狐疑的問:「這罐頭是哪裡製造的?該不會是大陸進口的假貨吧?」

大家一聽全都嚇了一跳,連忙把頭湊過去看。

「Made in Mexico。」David 念道:「還好不是大陸做的,是出產於墨西哥。」

大家一聽,隨即鬆了一口氣。

那個剎那,我們發現一件很悲哀的事實。

中國大陸的商品信用,竟然淪落的這種地步!

不管商品的品質本身是否真的有問題,但至少在消費者的心中,就連墨西哥的商品也遠遠比大陸製的商品還可靠得多。


***


吃過飯,我們抬頭一看。

牆上時鐘顯示:八點五十分。

「大家過來!差不多該準備倒數了!」Michelle 大喊,招呼所有吵鬧的孩子。

這時你可能會感到有點納悶。

才快九點,倒數個屁?

哈哈,其實會這麼做是為了不讓孩子太晚睡,卻又能夠體驗倒數的氣氛。我們想了想,決定今晚和美國東部一起過年。

美國東部的時間,比美國西部還快三個小時。

所以我們的九點,正是紐約市時代廣場那顆巨大水晶球降落的時刻!

為了倒數這一刻,Michelle 準備了許多道具:香檳,吹笛,拉炮等等。

更厲害的是,她還準備了一大袋彩色汽球!

在 2009 年來臨的那一刻,五彩繽紛的汽球將伴隨著新年從我家二樓傾洩而下!

多麼有氣氛啊!

呃......

至少理論上是如此啦。

人生嘛,總是充滿了意外。




我的天。

2009 年都已經過了快五分鐘,樓上那兩個還在那裏耍寶。

經過一翻努力之後,汽球終於全部倒出......




倒數過後,大人想玩撲克牌,但一大群小鬼卻在旁邊吵得要命。

怎麼辦?

這時候你真的必須打從心底深處感激那位發明電視的偉人。




最後,我想寫幾個新年新的希望。

第一個希望,盼望今年兒子能長高一點。

還記得老婆懷兒子的時候,我們曾經有一段對話。

「唉,希望孩子長大後,不會像我一樣龜毛,老愛鑽牛角尖。」老婆說。

「是啊,還是像我一樣隨和好了。」我笑笑。

「還有還有,我小時候都沒什麼朋友。希望我們孩子的人緣很好,」老婆。

「嘿嘿,我小時候的朋友不少,這點也像我好了。」我提議。

「嗯,希望他也能乖乖讀書,不要像我老是喜歡翹課。」

「我從小到大沒翹過課耶。這最好也像我。」

「最最最重要的,希望他不要跟我一樣,又矮又黑!」

「……親愛的老婆,麻煩妳的基因能不能有一點點貢獻啊?」

老婆惱羞成怒,捲起袖子開始揍我。

總之,希望我的基因能夠加油一點,打倒媽媽的矮矮基因!

長高一點吧兒子!


***


願望二,希望女兒的右眼也會變成雙眼皮。

這是她現在的「龍鳳眼」。




左眼很明顯是雙眼皮,右眼卻是單眼皮。



真糟糕啊......

唉,這又要怪我老婆強大的基因了。

我明明就把雙眼皮的基因傳給妮安了啊!但右邊的眼皮卻仍舊被媽媽的單眼皮所攻占!

說到這個,女兒的小阿姨海倫,從小就擁有標準的「龍鳳眼」。

聽說她每次要勾引男生的時候,頭都要歪一邊、眼睛用力眨啊眨啊,用她唯一的雙眼皮去發電,真是超辛苦的。






最後再次祝福大家,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