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12/23/08

聖誕劇

今年的聖誕節,教會舉辦了一個聖誕晚會。

晚會裡有一個精彩的音樂劇,劇的內容相信你們早已猜到了 ------ 沒錯,正是耶穌誕生的故事。

聖誕夜演聖誕劇,這一點都不奇怪。

真正奇怪的是,是誰扮演小嬰兒耶穌?

是誰扮演溫柔賢淑的瑪莉亞?

又是誰,扮演忠厚老實的約瑟?

猜得到算你厲害。

因為連我自己也絕不可能猜得到。


***


一個月前,禮拜日的下午。

做完禮拜後,我們一家四口跑去大華超市亂逛,我的手機突然響起。

「喂?」我接起電話。

「Peter 你好!我是牧師娘!」

我嚇了一跳,手機差點掉到地上。

牧師娘?
她打來做什麼?

難道我們最近每次主日聚會都遲到,牧師終於發現了?

真糟糕。仔細想想今天早上還遲到了四十分鐘!

「牧師娘你一定要相信我,早上遲到絕對不是我的錯!都我老婆,每次都慢牛厚屎尿……」

「啊?你說什麼?」

咦?

難道不是打來罵我的嗎?

「……哈哈開玩笑的,請問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聖誕節我們要演齣戲,至於嬰兒耶穌這角色,我們想請你女兒來演,你說可不可以?」

原來如此。

「當然可以!我的女兒借你用,想借多久都可以!」我豪爽的答應。

「那太好了!」牧師娘很高興,隨即順口接道:「既然如此,你和你太太要不要順便來扮演約瑟和瑪莉亞?」

「……」

哇哩咧。

妳這也太「順便」了吧!

這麼麻煩的事你應該不用問我吧。

問問我的屁股就知道了。

不過我當然不敢這樣回答牧師娘。

「這……我問問老婆好了。」

「你快問喔!問完打給我!」

掛完電話後,我低下頭。

「糟糕,要不要答應?」我問屁股。

「答應個屁。」屁股噗的一聲,篤定回答。

「謝謝你。」我很感謝它的誠實。


***


一個星期後。

主日聚會後,午餐才吃到一半,我突然發現牧師娘往我走來。

我心中暗叫不妙,正想尿遁的時候,牧師娘好像看穿我的心思,一個箭步向前伸手把我按住。

死了。

「Peter 怎樣?你們可不可以來演戲啊?」牧師娘瞪著我微笑。

那笑的背後隱隱有種「有種你給我拒絕看看」的意思。

我吞了口口水,硬生生將「不要!」兩個字給吞進肚子裡,轉頭向我親愛的老婆求救。

「老婆,你說呢?」

老婆當然深知我懶惰的個性,側頭反問我:「你問我幹嘛?問你自己啊。」

「不不不,看你的意思。」我向她擠眉弄眼的。

「不不,看你。」她指指我的屁股。

「我無所謂,但就怕妳太累......」

「我其實不怕累耶,而且既然你覺得無所謂,那麼……」老婆詭譎一笑,用力拍了拍桌子。

「好!牧師娘,我們答應了!」

「哇太好了!謝謝你們!」牧師娘興高采烈的轉身離去。

老婆回過頭,萬分溫柔的拍拍我的臉頰。

「你別怪我喔!是你自己說一切看我的喔。」

我沒說話。

因為我的太陽穴上已經插著一支餐刀。


***


接下來的兩個禮拜,老婆很認真的練習扮演馬莉亞的角色,想讓自己身上散發出一股「嫻雅又敬虔」的味道。

至於有沒有成功,你可以自己看看。




***


十二月二十日,星期六,聖誕晚會。

五點多的時候,人潮漸漸抵達。

參加聖誕晚會的人,有許多已前介紹過的朋友:Andy, Carol Peng, Carol Wang, 之諭, 媽媽幫幫主 Kelly……

總之非常熱鬧。

不但如此,為了與你們分享那晚的聖誕劇,我還特第帶了攝影機拜託 Andy 將全程錄起來。




聖誕劇第一幕:「嫻雅又敬虔」的瑪麗亞。




不得不說,老婆演得真的很棒!


***


聖誕劇第二幕:「忠厚老實」的約瑟。

我的戲份很短,大概只有二十秒不到;這二十秒後我就被迫進入睡覺狀態了。

結果這個笨蛋 Andy,這重要的二十秒內焦距竟然完全模糊不清!

等他把焦距調好後,我的戲份也演完了!

混蛋啊!

我開始懷疑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聖誕劇第三幕:嬰兒耶穌。

我和老婆一下台,立刻從走道繞過後台,將女兒從後台抱回台上。

但我們再度上台的時候,底下觀眾並不知道瑪麗亞懷中那團白色是否真正的嬰兒。

大家十分好奇,竊竊私語。

一直到女兒轉過頭,睜大眼睛骨碌碌的看著觀眾,大家才一陣哄笑。




聖誕劇的第四第和第五幕,分別是牧羊人和博士的出場。

我將精彩的部分剪成一段。

這一段裡最好笑的是,女兒聽著「平安夜,聖善夜」,居然真的就睡著了!

在那麼大聲的音樂中,她就這樣香甜入睡,直到劇終她才朦朧轉醒。

觀眾看了不禁大為讚賞,這根本就是最佳演員啊!

也因此女兒簡直一夜爆紅,讓許多教會裡原本不認識她的人都爭先恐後跑來搶著抱她。




最後祝福大家,聖誕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