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12/17/08

武道大會

上次提過,兒子報名參加了一年一次的加州武道大會。

畢竟老師都說了,他是千年難得一見的神童啊!

所以今天要與你們分享這個熱鬧又盛大的武道大會。


***


貼影片之前,我們先來聊聊武道這件事。

話說自從人類被創造以後,大家吵了幾次架後很快就發現一件事:拳頭大的人,說話比較大聲耶!

他們走路也比較有風,搶到的美眉也比較漂亮。

很野蠻,卻也很無可奈何的一件事實。

於是世界各地的男人紛紛開始思考,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強。

武學也因此誕生了。

在歐洲,出現了身穿神氣鎧甲的騎士。

在日本,有動不動就切腹的武士。

在中國,有喜歡帶斗笠的大俠。

不過儘管這世界上有數不清的武學門派,但總合起來大都可以歸納於三種類型:
  • 兵器術
  • 打擊技
  • 柔術

***


兵器術,顧名思義是使用各種武器的技能:刀,劍,棍,鞭……

不過在這時代,已經很少人去練冷兵器了。

畢竟若真要隨身攜帶凶器的話,與其花個十年去領悟「獨孤九劍」的精髓奧義,你還不如花一百美元到網上去買把手槍。

不信你看看下面這段 Indiana Jones 的經典片段。




我說的沒錯吧。


***


第二項武技,是打擊技。

這是一種最原始、也最容易入門的技能。

畢竟用手打人、用腳踹人大家都會,就連我老婆都常常使用。

不過同樣是揮拳踢腳,高手使出來的力道和速度自然是平常人的好幾倍。

打擊技,又可分為手技或腿技的功夫。

注重手技的有拳擊。

注重腳技的有跆拳道、泰拳。

手腳並重的有空手道。


***


柔術,乍聽起來好像比較遜。

不能踢又不能打,不是都被打擊技高手打好玩的嗎?

如果你這樣想,那可大錯特錯了。

所謂的柔術(如柔道,摔角,合氣道等)有四大技巧:摔技、壓制技、絞技、還有關節技。

摔技,當然是將人摔倒的技巧。

壓制技,能將敵人壓制在地上使其動彈不得。

絞技,乃勒住敵人的脖子。

關節技,是制住敵人的關節,必要時加以破壞。

在這四種技巧裡面,以絞技和關節技最恐怖。

實戰中若以絞技勒住對方,不用幾秒就能切斷頸動脈的血液流動,造成敵人暈厥死亡。

或,若以關節被制住對方,一瞬間便能破壞敵人的手腳關節,大大減低對手的戰鬥力。

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簡稱 UFC)是美國最熱門的異種格鬥比賽,其受歡迎的程度甚至遠超過了拳擊。

既然是異種格鬥賽,任何格鬥技自然都能使用。

若你看過 UFC,你很快就會發現,再強的打擊技高手只要身體一被柔術高手抓住,不用幾秒就完蛋了:不是關節被制住、便是頸子被勒住。

因此現在敢去 UFC 比賽的人,一定會在寢技的攻防上下許多功夫。

而現任的重量級冠軍,正是從摔角界出道的 Brock Lesnar。


***


武道大會就在 UCI 大學舉行,離我家只有十分鐘。




換好衣服後,我們叫兒子在停車場先打套拳,醞釀足夠的殺氣!




殺氣是醞釀出來了,但也把女兒給吵醒了。


***


會場很大,人潮如水。

寬敞的場地上劃出了十幾個小競技場,讓許多比賽可以同時進行。




比賽分很多組。

有男生組、女生組,然後再由帶色和年齡分組。

說到年齡,其實參賽的最低年齡應該是四歲,但兒子只有三歲本不該參加,但老師已經收了錢很照顧他,特別為他通融。


***


抵達會場時,距離祈安的比賽還有半小時,我們便到處亂晃看看其他小朋友的比賽。

這段影片是女孩子的比試。



小孩都帶頭盔、帶手套,腳脛上還要綁著護墊。

每場比賽有一個裁判老師判決,率先得三分的人獲勝。

這些裁判老師都很有架式,判決起來有板有眼,一點都不馬虎。

不過最激動的還是圍觀的父母。

這些爸媽都超瘋狂的,一直大聲鼓勵自己的孩子:用力揍啊!用力打啊!

……聽起來好像怪怪的。


***


除了對打比賽之外,還有拳法比賽。

每個學生上去打一套 Kata (日文的拳法),再由兩個老師一起評分。




再來看看男生的比賽。
從以下的影片你可以觀察到幾件事:
  • 比起女生,男生顯然暴力多了。
  • 小孩子很喜歡槌對方的頭,並且屢試不爽。
  • 對打結束後雙方還要握握手,展現以武會友的精神。
  • 整個比賽結束,由前三名的小朋友獲得獎盃、獎牌、證書。




    半小時過後,也該輪到兒子上場了!

    好緊張喔!

    到底他會上去 K 人,還是上去被人 K 呢?






    喂,比賽都要開始了,你到底有沒有一點緊張感啊?




    這還差不多。


    ***


    千呼萬喚,兒子的比武大賽終於要開始了!




    到底祈安的對手會是誰呢?

    他到底會不會被打好玩的?

    還是……他會真的如老師所說,將成為黃飛鴻第二?

    哈哈,其實都不是。

    由於年齡太小,今年兒子只參加拳法比賽,沒有對打比賽。

    拳法,就是在停車場打的那套。

    沒想到換兒子上場的時候,他突然變得很害羞。

    拳是打完了,但在停車場的那種氣勢完全不見了。




    最奇怪的是,當每個人都打完拳後,老師突然開始頒獎……




    不會吧!

    兒子居然得到一面金牌!

    還有獎狀?








    呃……

    原來每個參加的小朋友都領了一面金牌和證書回家……(感覺像在發糖果)


    ***


    這次比賽兒子看見其他大哥哥的對打,感到非常羨慕。

    為什麼自己只能打拳,不能上去和人互毆?

    果然。

    比賽後老師又喜孜孜的跑了過來。

    「鄭先生,你兒子表現的很好喔!」

    「有嗎?我怎麼覺得很遜?他完全沒發出聲音耶。」

    「不不不,才三歲就有這種勇氣站在那麼多觀眾面前打拳,這種膽量真了不起。」

    「……真的?」

    「當然!」

    聽他這麼說,我感到有點欣慰。

    「對了,我想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哇靠。

    不會吧?

    他的好消息怎麼好像永遠也說不完?

    「鄭先生,你想不想讓祈安開始練習對打?」

    「他可以嗎?」

    「當然可以,順利的話明年的武道大會就可以參加對打比賽了!」

    我嘆了口氣,將錢包掏了出來。

    我已經完全放棄抵抗了。

    你就儘管搶我吧。

    「多少錢?」我咬緊牙根。

    「我算算看。」

    老師又拿起他那該死的計算機開始亂按:「頭盔,防具,手套……加起來總共 $250。很便宜吧!」

    就這樣。

    隔天我們扛了一個很大的黑色運動袋回家。

    裡面放的是……




    頭盔一個。




    腳脛護具一套。




    護齒器一個。




    武道鞋一雙。




    手套一雙。

    喔對了。

    當然,還有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重要的……




    卵蛋護罩一副!




    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