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11/24/08

三坨賽

這個月來金融風暴看似無窮無盡,一波又一波的衝擊著美國。

美國的動盪又緊緊牽動著整個世界的神經。

大大小小的企業公司在骨牌效應之下呼天搶地,哀嚎遍野。

不過除了哀嚎之外,大家還能做什麼?

也只能咬緊牙根,束緊皮帶,奮力試著撐過這陣狂風暴雨。


除了三家公司以外。


這三家公司仗著自己悠久的歷史和巨大規模,超囂張的。

囂張到什麼程度?

他們竟然大搖大擺的跑去華盛頓,伸手向政府要錢補助。

沒錯。

這三家公司正是底特律的三大車廠:GM(通用),Ford(福特),和 Chrysler(克萊特斯)。

他們去華盛頓向國會要錢,結果遭到各大媒體圍剿的故事,你們或許有些人聽過了。

沒聽過的,我來說給你聽吧。


***


通用汽車的 CEO,叫 Rick Wagoner。

這傢伙每年的薪水、分紅、加福利,總共三千萬美元。

我們暫且給他取個外號,叫「高賽」。





福特汽車的 CEO 叫 Alan Mulally。

年收入兩千八百萬美元,外號叫「落賽」。





克萊特斯的 CEO 叫 Robert Nardelli。




年收入靠我已經不想寫了。

外號,就叫「甲賽」吧。


***


有天三坨賽聚在一起,聊天打屁。

「怎麼辦,我們的營業額真的很糟糕,短短幾個月內公司損失了將近四十億美元。」高賽首先抱怨。

「唉這你就別提了,我們也超淒慘。」落賽附和。

「彼此彼此。」甲賽也無奈點頭。

「想想看,以前我都喜歡用一百塊的鈔票擦屁股,現在……唉景氣不好,我都改用二十塊的。」高賽嘆了口氣。

「是啊,真懷念以前的風光。」落賽低頭,看到價值五萬美元的新西裝上有顆灰塵,伸手輕輕拍掉。

「兩位賽哥,你們說現在到底該怎麼辦?」甲賽問。

「我有個好辦法。」高賽壓低聲音。

「喔?」落賽和甲賽一起抬頭。

「我們,去跟政府要錢。」

落賽和甲賽對看一眼,睜大眼睛。

「想想看,美國政府那麼有錢,幾百億幾千億的美金都丟來丟去,一下救這銀行、一下救那銀行,為什麼不救我們?」高賽表示。

「可是……這不一樣啊!銀行不能倒啊,銀行一倒整個美國經濟不就垮了。」落賽問。

「笨,我們比銀行還大,我們倒了你知道會有多少人失業嗎?」高賽回道。

「高賽說的對!政府不可能讓我們倒的!他們根本就不敢啊!」甲賽越想越興奮。

「那……好吧,我們要跟山姆叔叔要多少錢?」落賽又問。

「我算算看喔。」甲賽從懷裡掏出計算機,飛快的輸入預算:「你們覺得……五十億夠不夠?」

「五十億?你嘛毫啊,你低能兒啊。」高賽嘖了一聲:「我們今年的加薪呢?今年的紅利呢?今年的福利呢?今年的豪華旅遊呢?靠隨便算算也要一百億好不好。」

「一百億!」甲賽和落賽互看一眼,口水差點流了下來。

「事不宜遲,我們立刻就去華盛頓。」高賽用力揮手,轉身就走。

「高賽大哥,果然厲害!待會兒見!」甲賽和落賽異口同聲。


***


五個小時後,華盛頓的國會裡。

高賽、甲賽、和落賽,吊兒啷噹的晃進國會會場。

「大家好,不用站起來了。」高賽率先坐下。

「我們剛從底特律來,將平安與快樂帶給大家。」落賽也面帶微笑的坐下。

「歹勢啦,想要順便帶些錢回去。」甲賽挫著雙手。

眾國會議員互看一眼。

「要政府補助你們是吧?」議員甲問:「美國三大車廠,請問你們總共需要要多少資金?」

「嘖嘖嘖,真不愧是國會議員!」高賽露出諂媚的笑容:「完全不會客套,直接進入重點,我最欣賞你這種豪爽的人!」

「少給我囉嗦,要多少資金?」

高賽假裝沉吟了一會兒。

「這個……依據我們的保守估計,最起碼也需要……兩百五十億吧。」


兩百五十億!


甲賽和落賽嚇了一跳,轉頭看了高賽一眼。

不是說好一百億嗎?

太厲害了吧,這個搶錢的惡魔。

「兩百五十億?」議員甲也嚇了一跳:「那麼多錢你們要拿來做什麼?」

「錢,當然是拿來花的。」高賽優雅的微笑。

「廢話,你以為你是來拿二十塊的零用錢啊?」議員甲不可置信的看著高賽:「兩百五十億美元這麼龐大的資金,你們要如何投資、如何營運、如何回收、如何還給政府,難道你們沒有詳細的規劃?」

三坨賽面面相覷。

「這……報告議員,我們的損失大家是有目共睹。」高賽紅著臉:「這幾個月來為了公司的生存,我裁掉將近五萬名員工!關了二十個工廠!就算不為了我們公司,也要為了那些可憐的員工著想吧?」

「高賽說的沒錯。」落賽激動的站了起來,用力的敲了敲桌子:「你們仔細想想看,如果我們公司倒了,有多少人會失業,有多少人會無家可歸,有多少人會妻離子散?這種可怕的後果你們承擔得起嗎?啊?承擔得起嗎?」

會場裡一片安靜無聲。

過了良久,議員甲才又說話。

「請問三位 CEO,你們的薪水、紅利、加上福利,一年大概有多少?」

三坨賽再度愣了一下。

儘管不願,在眾議員的注視之下,他們還是只好小聲的說出那幾個天文數字。

「三千萬?那再請問,你工廠裡的員工基本時薪是多少?」

「……八塊美元。」高賽小聲囁嚅。

「你的年薪三千萬,你的工人年薪三萬,為什麼你不會減少自己的薪水,留住一些被你裁職的五萬員工?」

三坨賽默默不語。

「再請問你們三位,今天是如何來華盛頓的?」

「這……當然是坐飛機。」高賽硬著頭皮回答。

「再問,景氣那麼差,你們公司現在又那麼窮,請問你們坐的是什麼艙?經濟艙嗎?」

高賽搖頭。

「商務艙?」

搖頭。

「頭等艙?」

聽到這裡,一旁的落賽再也忍不住了。

「都不是啦!那種賤民坐的飛機才不配我們的屁股好不好!我們是搭乘私人的豪華噴射機來的啦!」

眾議院一聽,一片譁然。

「什麼?你們才三個人,竟然開了一架豪華噴射機過來?還來跟我們要錢?」議員乙瞪大眼睛。

「也不能全然這麼說。」甲賽搖頭。

「?」

「我們一人搭乘一架豪華噴射機,總共開了三架過來。」甲賽聳聳肩。

「……幹!」議員乙超激動的,髒話衝口而出。

不用說,整個國會裡頓時一片殺氣騰騰。

議員甲清清喉嚨,推推眼鏡,努力抑制想掐死這三坨賽的衝動。

「經濟艙的機票 $300 元,頭等艙的機票$900 元,一架私人噴射機訂價四千萬,來回飛一趟要 $20,000 元。」

議員甲冷冷的說:「你們這三個人做事情如此浪費,自己的薪水又不肯調整,向政府伸手要兩百五十億美元,沒有詳細方案也沒有預算計畫,你想我會把人民辛辛苦苦的納稅錢交你們亂花嗎?」




雖然這三坨賽都很想說「會!」,但在眾議員憤怒的砲火之下,只好灰頭土臉的逃回底特律。

隔天,美國的各大報紙全是三坨賽的糗相。


***


以上的故事一點都不誇張。

下面是幾個報紙對這件事的報導。


ABC News:

http://abcnews.go.com/Blotter/WallStreet/Story?id=6285739&page=2


Washington Post: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8/11/19/AR2008111903669.html?hpid=opinionsbox1


話說回來,最讓人氣憤的是這種揮霍奢侈的 CEO 處處可見。

他們給自己天價般的薪水,一邊喊窮一邊裁員。

裁掉那些薪水不到他們百分之一的員工。

唉。

這世界上的賽還真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