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9/18/08

鮑魚罐頭

話說有一天,茂仁和以琳從台北回彰化,探望高媽媽(我大姨 )。

晚餐前以琳在櫃子裡找些什麼東西,突然撇到一大箱罐頭。

還記得嗎?

以琳是個美食高手。

才一眼,她就看出這些罐頭大大的有來頭。

「老公你看!車輪牌的鮑魚罐頭!」

以琳眼睛一亮,拿起其中一個罐頭。

高茂仁還沒回頭,站在後方的大姨已經聽到以琳的呼聲,立刻慷慨的表示:「想吃嗎?想吃就拿出來吃啊!」

以琳吞了口口水,正要答應,卻被茂仁擋住。

「等一下。」

高茂仁伸手冷冷的說:「罐頭拿來,我看看。」

高茂仁真不愧是我表弟,危機意識確實比一般人還要強上許多倍。

這話怎麼說呢?

從小我媽常會不小心拿出過期好幾年的食物,放在盤子裡讓我們食用。

小時候不知道,就這樣傻傻的吃下去了。

長大後,經歷了無數次上吐下瀉加上嚴重脫肛,我們漸漸學聰明了。

高茂仁接過那罐車輪牌的鮑魚,不假思索立刻往罐底一撇。

一看之下,他險些暈了過去。

果然罐頭早已過期。

而且還過期了十年。

十年!

我的天。

也就是說,這箱罐頭製造的時候,蔣經國還是台灣總統!

柏林圍牆仍然屹立!

貓王也還在扭屁股!

「媽,這罐頭……」茂仁握著那罐古董,不可思議的抬起頭。

誰知他話都還沒問完,大姨已經將罐頭搶了去。

「唉呦可以吃啦,不用管那個期限啦。」大姨不耐煩的嘖了一聲。

以琳一愣,連忙問道:「什麼?鮑魚過期了?過期多久?」

高茂仁翻了翻白眼,伸出十根手指。

「什麼?過期十個月了?」以琳睜大眼睛。

可愛的以琳,顯然還不太了解事情的嚴重性。

「唉呀不用擔心,可以吃啦!」大姨用力的揮了揮手,轉頭大聲呼喊:「阿三!」

阿三是大姨的菲傭,立刻跑了過來。

「來,把這個罐頭打開,晚餐大家可以一起吃!」大姨將罐頭遞給阿三。

阿三接過,低頭看了罐頭一眼。

然後她用一種很奇怪的表情看看高茂仁、又看看以琳。

終於她再也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


晚餐的桌上,大家靜靜的吃飯。

就如你所料,所有的人都有意無意的繞過那盤鮑魚,專心挾別盤菜。

過了一會兒,大姨也注意到了。

「喂,你們吃鮑魚啊!快吃啊!」大姨用她的筷子一直指向那盤鮑魚。

「偶不吃海鮮!」阿三第一個表示。

「……也對,你不吃海鮮。」大姨點頭,隨即看著茂仁和以琳:「來,你們兩個嚐嚐看!很好吃喔!」

高茂仁和以琳互相對望一眼。

其實這時候大家心中都有一個同樣的問題,相信你們也都想到了。

「真的很好吃啦,快來試試看。」大姨不停的鼓勵大家。

茂仁又遲疑片刻。

最後他終於鼓起勇氣,問出那個大家都很想問的問題。

「媽……那妳……妳自己為什麼不吃?」

問得好。

問得太好了。

妳自己一直叫大家吃,為什麼妳自己不吃呢?

這不是讓人覺得很可疑嗎?

不過話說回來,單單這種程度的問題難得倒大姨嗎?

「我的膽固醇太高了,不能吃鮑魚。」大姨淡淡微笑。

薑是老的辣。

這句話千古不變的名言,總有它背後的道理。

「但是你們都還年輕,有吃海鮮的本錢。」大姨溫柔微笑,看向以琳。

「來以琳,快吃吃看。」大姨用筷子夾了一片特大號的鮑魚,放在以琳的碗裡。

以琳瞪著碗裡的那團不明物體,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拒絕嗎?

不好意思吧。

萬一為此傷害婆媳間的感情,那多划不來。

吃下去嗎?

好像又不大對。

過期十年了。

碗中的鮑魚 ------ 姑且相信那真是「鮑魚」的話 ------- 它整個肉身的顏色都黑掉了。

連白癡也知道,變色的海鮮最好不要隨便亂吃。

況且自己還有好多夢想還沒達成呢。

還沒有出國玩……

還沒有買房子……

還沒有生小孩……

現在就去見耶穌,會不會太早了?

正當她柔腸百轉、猶豫不決,眼淚都快掉下來的時候,以琳突然聽到一個堅定又溫柔的聲音。

「別怕。」高茂仁捏捏她的手,自己也挾了一片大鮑魚。

「要死,我們一起死。」

就這樣,他們兩人含情脈脈的對望,一起仰頭壯烈地吃了下去。

一旁的大姨側著頭,仔細的觀察他們。

「怎樣?沒壞吧?」

兩人默默的啃著鮑魚,雙拳緊握,一句話都不說。

「沒事吧?要不要叫爸爸上來?」大姨好像有點緊張了。

「叫爸爸幹什麼?爸爸是皮膚科的。」高茂仁冷冷看著他媽:「真的要打就打給姨丈。」

姨丈就是我爸,胃腸科。

大姨抓抓頭:「好好好……你們撐著點……我去拿電話……」

大姨一走,茂仁和阿三立即起身。

他們以旋風般的速度、以及不必言明的默契,瞬間讓那盤鮑魚自動消失。


***


以上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兩件事。


第一。

如果你去我大姨家做客,看見她端出一盤變色的鮑魚出來,請你不要害怕。

如果她宣稱膽固醇太高,所以全部留給你吃,請你也別翻臉。

因為你自己看,茂仁和以琳現在也不是也活得好好的?

所以說,鮑魚罐頭即使過了十年,其實還是可以吃的。


第二。

剛剛寫的第一點,基本上完全沒有醫學根據。

鄭醫師我本人也絕不會做出這麼白癡的事情。

所以吃下去的一切後果,包括烙賽或脫肛等不適症狀,請務必要自己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