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10/5/14

蜜蜂戰略

有天我下班回家,老婆興沖沖的跑了過來。

「老公,你看見了屋外的蜂巢嗎?」

我嚇了一跳,差點跳了起來.

「蜂巢?」

「就在我們家的屋簷下,有幾隻蜜造了一個好可愛的蜂巢呢!」

我大吃一驚,把公事包隨手一丟,趕緊跑出屋外一探究竟。







我的天啊!

果然有一個迷你小蜂巢,就在我家車庫右方的屋簷下!

小蜂巢上有五、六隻蜜蜂,正來來去去忙著打造他們的新窩,我看了簡直全身毛骨悚然。

此時兩個小鬼也從屋裡跑了出來,我們一家人就這麼圍在屋簷下仰頭看著蜂巢。

「好可愛喔!」女兒忍不住讚美。

「真酷耶!」兒子瞪大眼睛。

「......」

我不可思議的看了他們一眼。

可愛?

酷?

真的是兩個白癡小鬼。

真實世界的蜜蜂可不是兒歌裡嗡嗡嗡嗡嗡嗡大家一起勤做工,真正的蜂巢更不是開玩笑的恐怖啊!

我正想開口警告他們蜜蜂的可怕,卻發現老婆已經拿出手機開始興奮地拍照了。

「真的好酷,我們來裝一個攝影機好不好老公!」老婆雀躍不已:「感覺好像上生物課一樣,我們可以每天偷偷觀察他們的生活起居啊!」

我楞楞看著老婆,完全不知該說什麼。

裝攝影機?上生物課?

我們家門口莫名其妙突然多了一顆小型核子彈,這時候不是應該討論如何處理這顆小型核子彈嗎?

為什麼除了我以外都沒人感到不對勁呢?

老實說和老婆結婚了十二年,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這女人腦子裡的構造。

不過只有一件事我很確定。

親愛的老婆不論做什麼事都只有三分鐘熱度,「裝攝影機觀察蜜蜂」這種瘋狂的點子肯定沒幾天就被她拋到腦後去了。


***


果然沒過幾天,老婆又跑了過來。

「老公,還記得門口那個蜂巢嗎?」

「......」

靠哪可能忘啊?

我每天都硬著頭皮出去查看,只見那顆蜂巢越來越大,好像隨時會爆掉似的。

「我想,還是處理掉好了。」老婆抓抓頭.

「喔?妳的自然科學實驗呢?」我瞪了她一眼.

「嘻嘻嘻。」

「嘻妳個頭。」

「別這樣啦,這蜂窩就拜託你去處理囉!」她抱著我撒嬌.

「等一下,為什麼是我!我又不是處理蜜蜂的專家!」我立刻一口拒絕,畢竟我還不想死.

「但你是男人啊!」

「這跟男人有什麼關係,男人被蜜蜂螫也會痛啊!」我正色抗議,這根本就是性別歧視。

「不然我們問小朋友好了。」

老婆回頭,問兩個正在做功課的小鬼:「小朋友,你們覺得我們家誰最厲害?」

「爸爸!」

兩個小鬼抬起頭,異口同聲回答。

「所以誰要去和蜜蜂戰鬥?」老婆又問。

「爸爸!」小鬼興奮大叫。

「......」我。


***


仔細想想,這並非我第一次與蜜蜂近距離的接觸。

每個人都有一個蜜蜂的故事,我的蜜蜂故事發生在小學二年級暑假。

那個夏天,媽媽為我和弟弟報名參加了一個夏令營,確切地點忘了在哪,只記得附近有一大片鬱鬱蔥蔥的森林,有點類似溪頭之類的地方。

一天早晨,所有小朋友分成了幾組,每一組由兩個大哥哥帶頭,全體分批走進森林散步探險。

記得那天山風涼爽,我們這組走到林中一片枯葉滿地的空地,看見了另一組小朋友正抬頭圍看一顆巨樹。

「你們在看什麼?」

帶頭的兩個大哥哥走了過去,詢問另一組的兩位大哥哥。

「看,那裏有個鳥巢。」

其中一個大哥哥只向樹梢,所有人一起抬頭圍著大樹,在茂盛搖曳的碧葉見尋找鳥巢的影子。

「我看到了。」

「挺大的。」

不愧是大哥哥,犀利的目光很快就找到了樹上的鳥巢,一群呆呆的小朋友還瞇著眼睛尋找呢。

「喂,我們把鳥巢打下來好不好?」

突然有一個大哥哥提議。

其餘三個大哥哥互看一眼,笑了出來。

「好啊,看誰先打到。」

說完四個人便彎腰開始在地上找石頭,然後瞄準樹梢猛丟。

記得很清楚,這四個大哥哥的舉動讓我小小的心靈嚇一大跳,忍不住和身旁的小朋友互望一眼。

這樣......好嗎?

萬一鳥巢被打下來,小鳥摔死了呢?就算沒摔死,鳥媽媽找不到鳥寶寶怎麼辦?

雖然心中感到不安,但別忘了當時我只有八歲,除了呆呆看著石頭不停往上飛之外完全不知該說什麼,只是下意識地將兩隻腳慢慢倒退,最後不知不覺退到了所有小朋友的後面。

必須再說一次,這幾個大哥哥真的很厲害。

石頭如流星般朝著樹梢逆射,很快就有一顆命中了。

「我打到了!」

「我看它震了一下!」

「有沒有小鳥?」

「快把它打下來!」

大哥哥們齊聲歡呼,互相擊掌。

只不過很快大家就發現事情不對了。

只聽得森林上方迅速傳來一陣隱隱的騷動,緊接著是一個大哥哥的慘叫。

「蜜蜂!」

「幹我被咬了!」

「快跑啊!」

當憤怒的蜂群府衝而下時,我正站在人群的最外圍,此時想也不想轉身拔腿就跑。

這輩子大概沒跑這麼快過吧,等我回過神來,已經氣喘吁吁地回到活動中心大樓了。

轉過身,只見其他小朋友也臉色蒼白的陸續抵達,有人被叮到手、有人被叮到臉,而最後的最後.....

才是四個被叮成豬臉的大哥哥。

「你們怎麼了?」營會的老師問。

四個大哥哥摸著豬臉,支支吾吾敘述事情的來龍去脈。

「以後別那麼調皮了。」

印象中這是老師對這件事唯一下的評語。

長大後回想起來,這整件事實在驚險非常啊!也幸虧只有少數小朋友被螫傷,絕大部分的蜜蜂毒素都聚集在四個大哥哥的臉上,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


有了那次經驗,我對蜜蜂的速度印象非常深刻。

站在我家屋簷下,我再一次仔細地觀察那顆蜂巢。

比起小時候夏令營那個大蜂巢,我家這自然不算什麼,眼前最多也只有六、七隻蜜蜂,只是蜂群的力量絕對不可小覷,我必須慎重擬定戰鬥方式與逃生路線。

當然了,還有一個更好的處理方式,那就是打電話請專家過來處理,只不過......

七隻蜜蜂.

區區七隻蜜蜂.

難道我自己搞不定?

就算是最恐怖的殺人蜂,我一個人至少也可以幹掉七隻吧?

也不知在逞什麼英雄,我決定和牠們開戰了。

「老婆,我要去打掉那個蜂巢。」

「真的?」

「這是我的戰略,妳聽好了。」

接下來,我仔細向老婆說明這次的 Operation Bumble Bees(雄蜂行動)- 雖然我不確定牠們是不是雄蜂,但這個作戰名字聽起來挺酷的。

首先,我請老婆站在大門門口,將門打開。

再來,我會拿一根三公尺的竹竿,也就是換高挑天花板燈泡的工具,用力打落蜂巢。

等我打落蜂巢之後,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衝進大門,接著再請老婆趕緊將門關上。

如果憤怒的蜜蜂沒看見我、不知敵人在哪也就算了,但就算看見追來,也會被老婆關在門外。

「這樣聽懂了嗎?」我問老婆。

「懂了!」老婆用力點頭。

「等等,這個戰略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

「你說!」

「妳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要等我進門之後,才可以把大門關上,不然我會死在外面,妳知不知道?」

我用非常嚴肅的口氣向她確認,畢竟這點非常重要啊!

沒想到老婆卻面露難色,沉吟片刻。

「可是,如果你被蜜蜂追上了怎麼辦?」

「......」

「如果放你和蜜蜂一起進來,我和小朋有也會被叮耶?」

「......」

「不然這樣好了,如果你被蜜蜂追上,我就把門關起來,你趕快繞著房子跑好不好?」她仰起頭,用純潔的眼神看著我說:「記得多繞幾圈,一定可以擺脫蜜蜂的追殺!」

「......」

靠這女人!

從頭到尾根本就把我當砲灰啊!

俗話說棄車保帥,這女人在危急時刻絕對擁有果斷犧牲老公的覺悟,真不愧是一個狠腳色啊!

沒猜錯的話,以下差點就是我和老婆隔著大門的對話了。

「老婆快開門!我快被叮死了!」

「老公,你千萬不能死啊!」

「那你快開門啊!」

「你不能死,因為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男人!」

「那你快開門啊!」

「你一定要堅強,沒有你我也活不下去!」

「幹那你就快點開門啊!」

「......咦門卡住了.」

不得不說,這感人的畫面不禁讓我想起電影酷斯拉裡,男主角的父母隔著一扇鋼門訣別的那一幕。

只不過電影是裡面的人想開門卻打不開,和我家的情景剛好相反啊......









總之和老婆慎重討論過後,我決定將逃生路線從大門改為較近的車庫,然後作戰便開始了。

我拿著長竿子,慢慢走到勉強可以勾及蜂巢的距離,接著用力一戳!

蜂巢一晃,群峰嚇散。

我咬牙用力再捅一次,蜂巢便趴一聲掉到地上了。

迅速衝回車庫,將車庫關啞啞啞地關了下來。





屋外一片安靜。

看似小石頭的蜂巢就這麼躺在地上.

結束了。

讀到這裡你一定會有一種很空虛的感覺,好像高潮之前突然大喊剎車,靠這什麼爛結局啊,寫那麼久就這樣結束了!

其實沒有。

老實說我也很希望故事就這麼結束了,但是隔天一早,我上班前走出車庫往屋簷一看......





夭壽!

全部都還在!

這到底怎麼回事!

明明沒了蜂巢,為什麼他們還全體聚在我家門口不走!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小蜜蜂這首兒歌不是騙人的。

蜜蜂真是一種天下無敵勤勞的昆蟲,就在我敲下蜂巢的隔天,他們立刻又著手開始建造一個新巢了。


***


新巢造的很快。

不出幾個星期,他們又造了一個比之前更大的蜂窩。

而且蜜蜂幫派人口不斷增加,從六、七隻慢慢增加至十二、十三隻,蜂巢裡也逐漸出現了許多白色的蜂卵,可以想像以後全孵出來的話......

「怎麼辦?」老婆有點擔心,現在已經沒有開玩笑的心情了。

「我想想看。」

很明顯光靠打落蜂巢完全沒用,因為他們只會不停重蓋。

或許......是該請專家來了?

老實說請蜜蜂專家來也沒多少錢,既方便又省事,但我就是嚥不下這口氣啊!

小時候被蜜蜂追得屁滾尿流、喊爹叫娘也就算了,現在我已經是個堂堂男子漢,難道還要再一次向牠們舉白旗投降嗎?

我無奈抓了抓頭,上網查詢有沒有處理蜂窩的方法。

網上當然有許多計策,其中有些人明顯是來亂的,一大堆類似「朝蜂巢噴油、點一把火、轟!」、或「拿殺蟲劑噴,記得帶一個跑得比你慢的朋友」等白爛建議,但我慢慢發現網上有一種相同的說法 —

肥皂水。

蜜蜂,怕肥皂水。


***


不知為何蜜蜂會怕肥皂水,但不管了。

就當做是最後一戰。

如果這次再輸的話,我也只好乖乖投降了。

找出了兒子的水槍,我在裡面填滿了濃厚的肥皂水,我們全家一起走到屋簷下。

上次我拿竹竿捅落蜂窩的時候,老婆和兩個小鬼都躲在家裡沒有看見,這次他們說什麼也不肯錯過了。

反正是用水槍遠遠偷襲,三個人躲在牆後也沒啥危險,老婆甚至拿了一台攝影機紀錄第二次的戰鬥。






一切準備就緒,我拿起水槍瞄準。





如影片中所示,大部分的蜜蜂都受不了肥皂水的味道而飛走了,除了一隻不屈不撓地緊緊抓住蜂窩。

難道是蜂后?

就算死也不肯放棄她的卵嗎?

抱著尊敬的心情,我又連續朝著蜂后清光了兩次填滿水槍的香濃肥皂水,但她卻說什麼也不走。

正考慮該不該繼續噴射的時候,老婆突然想到了另一個方法。

「老公,既然都要噴水,何不乾脆拿澆水用的噴水管?」

「這方法我當然想過,但噴水管的長度有限,無法從後院的水龍頭一直拉到房前車庫啊!」

「你忘了,我們前院也有水龍頭啊!」

「真的?」

我們跑進前院一看,果真有一個水龍頭!

這下可好了.

把水槍丟下,我和老婆合力把噴水管接上前院的水龍頭、拉到車庫前面,然後朝著蜂巢用力噴射!

比起兒子的水槍,這噴水管的水力強大太多了,彷彿從手槍升級為烏茲衝鋒槍的快感啊!





蜜蜂作戰,至此也終於告一段落了。

蜂巢被水管衝落的第二天,雖然還有三、四隻蜜蜂折回來聚集,但很快又被我用水槍的肥皂水薰走,不久後便不再回來。

這件事後,我在兩個小鬼心中的地位又飆升了一級,兩人在學校到處說他老爸單槍匹馬殲滅一窩蜂巢的英勇事蹟。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英勇,拿水槍、水管偷射蜜蜂也不算厲害,但是......

每個人都有一個蜜蜂的故事。

我的故事裡有四個欠揍的大哥哥,為了戲弄小鳥而被叮成了豬頭.

兒子女兒的故事裡卻有一個英雄老爸,為了捍衛他們而豪邁地擊退蜜蜂.

我想,沒有比這更完美的結局了。





8/2/14

午夜的怪笑聲

前陣子的某個深夜,沉睡中的我突然被一陣笑聲給驚醒。

那時半夜兩點。

睜開眼睛,房間裡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我睡眼惺忪地看了電子時鐘一眼,是兩點沒錯。

怎麼搞的?

為何半夜會忽然傳來一陣笑聲?

難道是在附近街上遊蕩的死少年仔?

不。

雖然神智尚未完全清醒,但我非常確定笑聲不是從窗外傳進來。

笑聲來自......

我家樓下。

剎那間,我全身一陣冰涼。

天啊,為什麼半夜會有人在我家樓下吃吃吃吃地發笑?

這未免太驚慄了!

我看了身旁一眼,只見老婆也正好朦朧睜開眼睛,顯然也被怪笑聲給吵醒了。

「老婆,那是什麼聲音?」我悄聲問她。

「......」

誰知老婆卻只是用茫然的眼神看著我。

過了幾秒,她閉上眼睛,轉個身又回去睡了。

「呼嚕......呼嚕......」還給我打呼起來。

靠這女人!

為什麼這樣還能睡!

現在不是發動妳睡豬神功的時候啊!

我一人呆呆瞪著黑暗中的房門。

仔細聽門後傳來的怪笑聲,那聲音頻率頗高,依稀是孩童所發出的聲音……

難道是我家小鬼?

半夜睡不著,跑到樓下嬉戲?

不可能吧。

我迷惘地抓了抓頭,起身走出房門外一探究竟。

樓下一片漆黑。

除了吃吃不停的笑聲之外,樓下沒有一絲光線、一點動靜。

不是我家小鬼。

此時笑聲聽得更仔細了,那電子式的音質有點類似電視或玩具發出的聲音,在一片死寂的深夜之中聽起來格外尖銳詭異。

老實說我還真不想下樓去。

仔細想想,如果是電視,為何會半夜自己打開?

如果是玩具,為何無故在深夜開始大笑?

這不科學啊!

更糟糕的是,以前我看過不少鬼片,此時居然全在我腦裡開始超高速播放起來。

從電視裡爬出貞子的《七夜怪談》……

脖子三百六十度亂轉的《大法師》……

光回想就會忍不住滲尿的《鬼入鏡》……

天啊!

為什麼我要看那麼多鬼片!

為什麼要那麼白癡嚇死自己!

聽著那越來越恐怖的笑聲,我硬著頭皮慢慢走下樓梯,腦子停格在一個超經典的畫面。

電影裡,主角在深夜聽見一陣笑聲。

循著笑聲走去,他看見走廊的盡頭坐著一個孩子,獨自面對牆壁嘻笑。

主角慢慢走過去,一步一步。

終於他來到孩子的背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小孩子緩緩轉過頭......

我的媽啊!

小鬼的眼睛竟然是黑色的!

兩團深不見底的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結束那段經典畫面的溫馨回憶之後,我也已經走到樓下了。

還好。

走廊的盡頭沒有一個黑眼睛的小鬼。

我迅速看了客廳一眼,也不是電視。

玩具籃也毫無動靜。

那聲音到底從哪來?

我仔細循著那怪笑聲尋找,一步一步慢慢前進,最後終於來到書房的角落,看見了笑聲的來源。













沒記錯的話,這是一隻名叫菲比小精靈的玩具。



***



「那是 Furby,菲比小精靈。」

大約一個月前,老婆依稀曾向我介紹那隻新玩具。

「飛比三小?」

「菲比小精靈,是妳女兒的生日禮物,以前很有名的玩具啊!最近好像又開始流行了呢。」

我看了那隻長得像怪貓的菲比小精靈一眼,完全不懂它的魅力在哪。

「為什麼有名?它有什麼特色?」我問。

「據說是全自動的玩具呢!」老婆解釋:「完全不須操作,因它設有光線、聲音、震動等感應裝置,一有人靠近就會開始自己唱歌說話。」

「真的?」

「是啊,所以它連開關都不需要呢。」



***



是的。

老婆說的沒錯。

這隻該死的玩具沒有開關。

我從地上撿起那隻鬼叫不停的菲比小精靈,從它的腦袋看到屁股、再從屁股看回腦袋,就是找不到任何類似電源開關的設置。

老實說這輩子從沒見過這麼雞巴的玩具。

是的是的,有全自動裝置很屌我同意,不用開機就會自己說話很厲害我知道,但如果玩具的感應系統在半夜突然秀斗、開始給我大聲唱歌請問該怎麼辦?

怎麼辦啊我問你!

不用說我心情超賭爛的,尤其是它一直在我手裡扭來扭去,不停用超欠揍的口氣向我挑釁。

「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

幹還陪你玩!

我超想叫它去死,但是苦苦找不到開關,只好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去工具箱找螺絲起子,嘗試著把這傢伙的電池從電池槽裡拔掉。

電池蓋上有四根螺絲。

很快我用螺絲起子拔掉了其中三根,但最後一根螺絲卻怎麼轉也轉不動。

不知是否因它扭動不停害我無法穩住嵌合,或是我超想睡覺而視力無法對焦,總之不論如何旋轉那螺絲就是紋風不動。

「哈哈哈哈好癢啊!哈哈哈哈好癢啊!哈哈哈哈好癢啊!」那賤貨繼續鬼叫,還給我發出變態的害羞笑聲。

我真的好想掐死它。

可是螺絲一直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

深吸了一口氣。

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我再也無法否認心中那股濃烈的殺意了。

第四根螺絲拔不掉沒關係,因為少了三個螺絲的電池蓋已經可以免強撬開了,只要我使出蠻力用力一扳,絕對可以將電池蓋整片撕裂。

但這也代表這玩具即將報廢了。

此時半夜兩點,憑著只剩平時兩成不到的呆滯腦力,我必須迅速做出兩個決定。

第一。

我可以毀掉它嗎?

這是女兒的生日禮物,如果此時此刻殺掉菲比小精靈,她會因此而傷心難過嗎?

她老爸半夜被這傢伙搞到發瘋的心情,她能夠體會嗎?

第二。

假設我不顧女兒的想法,用力撬開電池蓋,取出了電池。

如果......

我是說如果......

取出了電池之後,菲比小精靈還是繼續怪笑呢?

那怎麼辦?

事情的詭異程度不就瞬間升級一百萬倍嗎?

剛才腦子裡一堆鬼片的經典畫面已經讓我嚇得背脊發冷了,如果現在抽出電池後這賤貨還持續對我怪笑,那我有可能承受那種打擊嗎?

很可能會直接崩潰啊!

就在我猶豫片刻的時候,菲比小精靈又對我說話了。

「很晚了我想睡覺了耶吃吃吃!很晚了我想睡覺了耶吃吃吃!很晚了我想睡覺了耶吃吃吃!」

「......」

挖操。

你也知道現在很晚了嗎?

到現在你還在給我裝肖嗎?

我猜這大概是壓斷駱駝背的最後一根稻草了。

那瞬間我右手用力一扳,將電池蓋硬生生折斷,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取出所有電池。

房間,一片死寂。

一切恢復了安靜。

菲比小精靈......

終於閉嘴了。



***



故事還沒結束。

當然還沒結束。

隔天下班之後,女兒果真抱著壞掉的菲比小精靈來找我。

「把拔,你把菲比小精靈弄壞了嗎?」她滿臉委屈。

「不不不,是這玩具自己壞掉了。」

我深吸口氣,開始向女兒解釋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是它半夜自己開始怪笑。

而且笑了至少半小時以上。

重點它沒開關,無論如何也停不下來。

「可是......」

女兒淚眼汪汪:「這蓋子不是有螺絲嗎?為什麼要把它折斷?」

.....天啊她居然快哭了!

「我試過了,試好久都打不開啊!」我慌忙用最誠懇的口氣解釋:「它還一直叫一直叫,超欠揍真的!」

「......」女兒楚楚可憐的望著我,兩顆晶瑩的淚珠就這麼滾下了臉龐。

歐我的天。

為什麼事情會變這樣!

為什麼我是壞人?

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啊!

我從頭到尾根本就很倒楣!

「乖,別哭了。」

我嘆口氣,將女兒摟在懷裡:「我們用強力膠把蓋子黏回去好不好?」

「......好。」女兒流淚點頭。

於是就這樣。

在媽媽的巧手神技之下,電池蓋很快修復了,菲比小精靈也再次堅強的復活。

「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

好像完全沒事一樣,這賤貨再次開始向我擠眉弄眼,百分之百就是一副挑釁的語氣。

「謝謝爸爸!謝謝媽媽!」玩具修好了,女兒也破涕微笑,緊緊抱住菲比小精靈。

「哈哈哈哈好癢啊!哈哈哈哈好癢啊!哈哈哈哈好癢啊!」菲比小精靈被女兒摟在懷裡,嘴裡發出很變態的淫笑聲。

看著女兒蹦蹦跳跳離去的背影,我全身不禁一陣虛弱的無力感。

太可恨了。

在女兒的光芒保護之下,連一隻可惡的菲比小精靈都讓我莫可奈何、吹鬍子乾瞪眼,更何況是她長大以後帶回來的男朋友?

「哈哈哈,你別想太多了。」老婆笑著安慰我。

「......對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你說菲比小精靈是女兒的生日禮物?」

「嗯。」

「到底是誰送的?」

我真的很好奇。

是誰這麼貼心、這麼可愛,挑了一個充滿驚喜的禮物呢?

「是媽媽幫的薛媽,她說她女兒也愛不釋手呢。」

「......」

薛媽?

薛媽是吧?

是薛媽沒錯吧?

很好我記起來了親愛的薛媽。

嗯。

不過說到媽媽幫......

「再問妳,媽媽幫的成員有幾人?」

「有幾人......我算算看喔。」老婆仔細數算:「凱莉媽、辛蒂瑪、阿紀媽、珍妮媽......總共大約十二人吧。」

「十二個媽媽,也就是十二個家庭。」我點頭:「請問這十二人裡面,除了我們與薛媽之外,還有其他人有菲比小精靈嗎?」

「應該沒有。」

.....這樣啊。

所以說,扣掉我家和薛媽家,不就表示還有十個家庭沒有菲比小精靈嗎?

原來還有十個爸爸,尚未有機會享受菲比小精靈所帶來的驚喜嗎?

我抬頭凝望窗外的藍天。

一想起其他十個爸爸在半夜被嚇醒後的滿臉幹意,我就忍不住露出一絲溫暖的微笑。

「老婆。」
 
「嗯?」

「明天,請幫我買十隻菲比小精靈回來。」

「你......」

「接下來這一年,每個生日派對都包一隻過去謝謝。」

嘻嘻嘻嘻。

吃吃吃吃。

原來我和菲比小精靈一樣賤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