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8/2/14

午夜的怪笑聲

前陣子的某個深夜,沉睡中的我突然被一陣笑聲給驚醒。

那時半夜兩點。

睜開眼睛,房間裡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我睡眼惺忪地看了電子時鐘一眼,是兩點沒錯。

怎麼搞的?

為何半夜會忽然傳來一陣笑聲?

難道是在附近街上遊蕩的死少年仔?

不。

雖然神智尚未完全清醒,但我非常確定笑聲不是從窗外傳進來。

笑聲來自......

我家樓下。

剎那間,我全身一陣冰涼。

天啊,為什麼半夜會有人在我家樓下吃吃吃吃地發笑?

這未免太驚慄了!

我看了身旁一眼,只見老婆也正好朦朧睜開眼睛,顯然也被怪笑聲給吵醒了。

「老婆,那是什麼聲音?」我悄聲問她。

「......」

誰知老婆卻只是用茫然的眼神看著我。

過了幾秒,她閉上眼睛,轉個身又回去睡了。

「呼嚕......呼嚕......」還給我打呼起來。

靠這女人!

為什麼這樣還能睡!

現在不是發動妳睡豬神功的時候啊!

我一人呆呆瞪著黑暗中的房門。

仔細聽門後傳來的怪笑聲,那聲音頻率頗高,依稀是孩童所發出的聲音……

難道是我家小鬼?

半夜睡不著,跑到樓下嬉戲?

不可能吧。

我迷惘地抓了抓頭,起身走出房門外一探究竟。

樓下一片漆黑。

除了吃吃不停的笑聲之外,樓下沒有一絲光線、一點動靜。

不是我家小鬼。

此時笑聲聽得更仔細了,那電子式的音質有點類似電視或玩具發出的聲音,在一片死寂的深夜之中聽起來格外尖銳詭異。

老實說我還真不想下樓去。

仔細想想,如果是電視,為何會半夜自己打開?

如果是玩具,為何無故在深夜開始大笑?

這不科學啊!

更糟糕的是,以前我看過不少鬼片,此時居然全在我腦裡開始超高速播放起來。

從電視裡爬出貞子的《七夜怪談》……

脖子三百六十度亂轉的《大法師》……

光回想就會忍不住滲尿的《鬼入鏡》……

天啊!

為什麼我要看那麼多鬼片!

為什麼要那麼白癡嚇死自己!

聽著那越來越恐怖的笑聲,我硬著頭皮慢慢走下樓梯,腦子停格在一個超經典的畫面。

電影裡,主角在深夜聽見一陣笑聲。

循著笑聲走去,他看見走廊的盡頭坐著一個孩子,獨自面對牆壁嘻笑。

主角慢慢走過去,一步一步。

終於他來到孩子的背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小孩子緩緩轉過頭......

我的媽啊!

小鬼的眼睛竟然是黑色的!

兩團深不見底的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結束那段經典畫面的溫馨回憶之後,我也已經走到樓下了。

還好。

走廊的盡頭沒有一個黑眼睛的小鬼。

我迅速看了客廳一眼,也不是電視。

玩具籃也毫無動靜。

那聲音到底從哪來?

我仔細循著那怪笑聲尋找,一步一步慢慢前進,最後終於來到書房的角落,看見了笑聲的來源。













沒記錯的話,這是一隻名叫菲比小精靈的玩具。



***



「那是 Furby,菲比小精靈。」

大約一個月前,老婆依稀曾向我介紹那隻新玩具。

「飛比三小?」

「菲比小精靈,是妳女兒的生日禮物,以前很有名的玩具啊!最近好像又開始流行了呢。」

我看了那隻長得像怪貓的菲比小精靈一眼,完全不懂它的魅力在哪。

「為什麼有名?它有什麼特色?」我問。

「據說是全自動的玩具呢!」老婆解釋:「完全不須操作,因它設有光線、聲音、震動等感應裝置,一有人靠近就會開始自己唱歌說話。」

「真的?」

「是啊,所以它連開關都不需要呢。」



***



是的。

老婆說的沒錯。

這隻該死的玩具沒有開關。

我從地上撿起那隻鬼叫不停的菲比小精靈,從它的腦袋看到屁股、再從屁股看回腦袋,就是找不到任何類似電源開關的設置。

老實說這輩子從沒見過這麼雞巴的玩具。

是的是的,有全自動裝置很屌我同意,不用開機就會自己說話很厲害我知道,但如果玩具的感應系統在半夜突然秀斗、開始給我大聲唱歌請問該怎麼辦?

怎麼辦啊我問你!

不用說我心情超賭爛的,尤其是它一直在我手裡扭來扭去,不停用超欠揍的口氣向我挑釁。

「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

幹還陪你玩!

我超想叫它去死,但是苦苦找不到開關,只好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去工具箱找螺絲起子,嘗試著把這傢伙的電池從電池槽裡拔掉。

電池蓋上有四根螺絲。

很快我用螺絲起子拔掉了其中三根,但最後一根螺絲卻怎麼轉也轉不動。

不知是否因它扭動不停害我無法穩住嵌合,或是我超想睡覺而視力無法對焦,總之不論如何旋轉那螺絲就是紋風不動。

「哈哈哈哈好癢啊!哈哈哈哈好癢啊!哈哈哈哈好癢啊!」那賤貨繼續鬼叫,還給我發出變態的害羞笑聲。

我真的好想掐死它。

可是螺絲一直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轉不開......

深吸了一口氣。

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我再也無法否認心中那股濃烈的殺意了。

第四根螺絲拔不掉沒關係,因為少了三個螺絲的電池蓋已經可以免強撬開了,只要我使出蠻力用力一扳,絕對可以將電池蓋整片撕裂。

但這也代表這玩具即將報廢了。

此時半夜兩點,憑著只剩平時兩成不到的呆滯腦力,我必須迅速做出兩個決定。

第一。

我可以毀掉它嗎?

這是女兒的生日禮物,如果此時此刻殺掉菲比小精靈,她會因此而傷心難過嗎?

她老爸半夜被這傢伙搞到發瘋的心情,她能夠體會嗎?

第二。

假設我不顧女兒的想法,用力撬開電池蓋,取出了電池。

如果......

我是說如果......

取出了電池之後,菲比小精靈還是繼續怪笑呢?

那怎麼辦?

事情的詭異程度不就瞬間升級一百萬倍嗎?

剛才腦子裡一堆鬼片的經典畫面已經讓我嚇得背脊發冷了,如果現在抽出電池後這賤貨還持續對我怪笑,那我有可能承受那種打擊嗎?

很可能會直接崩潰啊!

就在我猶豫片刻的時候,菲比小精靈又對我說話了。

「很晚了我想睡覺了耶吃吃吃!很晚了我想睡覺了耶吃吃吃!很晚了我想睡覺了耶吃吃吃!」

「......」

挖操。

你也知道現在很晚了嗎?

到現在你還在給我裝肖嗎?

我猜這大概是壓斷駱駝背的最後一根稻草了。

那瞬間我右手用力一扳,將電池蓋硬生生折斷,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取出所有電池。

房間,一片死寂。

一切恢復了安靜。

菲比小精靈......

終於閉嘴了。



***



故事還沒結束。

當然還沒結束。

隔天下班之後,女兒果真抱著壞掉的菲比小精靈來找我。

「把拔,你把菲比小精靈弄壞了嗎?」她滿臉委屈。

「不不不,是這玩具自己壞掉了。」

我深吸口氣,開始向女兒解釋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是它半夜自己開始怪笑。

而且笑了至少半小時以上。

重點它沒開關,無論如何也停不下來。

「可是......」

女兒淚眼汪汪:「這蓋子不是有螺絲嗎?為什麼要把它折斷?」

.....天啊她居然快哭了!

「我試過了,試好久都打不開啊!」我慌忙用最誠懇的口氣解釋:「它還一直叫一直叫,超欠揍真的!」

「......」女兒楚楚可憐的望著我,兩顆晶瑩的淚珠就這麼滾下了臉龐。

歐我的天。

為什麼事情會變這樣!

為什麼我是壞人?

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啊!

我從頭到尾根本就很倒楣!

「乖,別哭了。」

我嘆口氣,將女兒摟在懷裡:「我們用強力膠把蓋子黏回去好不好?」

「......好。」女兒流淚點頭。

於是就這樣。

在媽媽的巧手神技之下,電池蓋很快修復了,菲比小精靈也再次堅強的復活。

「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嘻嘻嘻嘻你要不要陪我玩啊!」

好像完全沒事一樣,這賤貨再次開始向我擠眉弄眼,百分之百就是一副挑釁的語氣。

「謝謝爸爸!謝謝媽媽!」玩具修好了,女兒也破涕微笑,緊緊抱住菲比小精靈。

「哈哈哈哈好癢啊!哈哈哈哈好癢啊!哈哈哈哈好癢啊!」菲比小精靈被女兒摟在懷裡,嘴裡發出很變態的淫笑聲。

看著女兒蹦蹦跳跳離去的背影,我全身不禁一陣虛弱的無力感。

太可恨了。

在女兒的光芒保護之下,連一隻可惡的菲比小精靈都讓我莫可奈何、吹鬍子乾瞪眼,更何況是她長大以後帶回來的男朋友?

「哈哈哈,你別想太多了。」老婆笑著安慰我。

「......對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你說菲比小精靈是女兒的生日禮物?」

「嗯。」

「到底是誰送的?」

我真的很好奇。

是誰這麼貼心、這麼可愛,挑了一個充滿驚喜的禮物呢?

「是媽媽幫的薛媽,她說她女兒也愛不釋手呢。」

「......」

薛媽?

薛媽是吧?

是薛媽沒錯吧?

很好我記起來了親愛的薛媽。

嗯。

不過說到媽媽幫......

「再問妳,媽媽幫的成員有幾人?」

「有幾人......我算算看喔。」老婆仔細數算:「凱莉媽、辛蒂瑪、阿紀媽、珍妮媽......總共大約十二人吧。」

「十二個媽媽,也就是十二個家庭。」我點頭:「請問這十二人裡面,除了我們與薛媽之外,還有其他人有菲比小精靈嗎?」

「應該沒有。」

.....這樣啊。

所以說,扣掉我家和薛媽家,不就表示還有十個家庭沒有菲比小精靈嗎?

原來還有十個爸爸,尚未有機會享受菲比小精靈所帶來的驚喜嗎?

我抬頭凝望窗外的藍天。

一想起其他十個爸爸在半夜被嚇醒後的滿臉幹意,我就忍不住露出一絲溫暖的微笑。

「老婆。」
 
「嗯?」

「明天,請幫我買十隻菲比小精靈回來。」

「你......」

「接下來這一年,每個生日派對都包一隻過去謝謝。」

嘻嘻嘻嘻。

吃吃吃吃。

原來我和菲比小精靈一樣賤耶......






6/9/14

女兒的智慧


有天晚上,我們全家一起出門吃飯。

那天去了一家美式餐廳,餐廳的服務生一見兩個小鬼,立刻拿出兩份兒童專用的蠟筆和遊戲紙,讓孩子們等待上菜的時候可以畫畫寫字、不致無聊。

理論上這是一種非常貼心的服務。

專心解答遊戲的孩子們沒時間吵鬧搗蛋,父母便能安靜享受餐廳浪漫氣氛的片刻,可說是一石二鳥的安排。

只不過現實和理論通常不太一樣。

打開遊戲紙,兩個小鬼很快就完成了彩色、迷宮、連連看等簡單的遊戲,最後剩下一頁頗具挑戰性的趣味謎題。

他們倆嘰嘰喳喳地討論答案,如果順利解答也就算了,但若遇到不會的題目......

「爸爸!潛水員背上的是背什麼東西?」

「爸爸!熊貓喜歡吃什麼?」

「爸爸!哪種動物會製造珍珠?」

「爸爸!海豚是哺乳類還是魚類?」

「爸爸!」

「爸爸!」

「爸爸!」

我爸你個頭。

兩隻小鬼問問問問不停,我突然有一種把遊戲紙搶過來揉成一團吞下去的衝動。

不耐煩地回了他們幾個問題後,服務生恰好也走過來點菜了。

「先生請問想點什麼?」

服務生彬彬有禮的問。

「請給我......」

「爸爸!哪種動物製造珍珠?」

「爸爸!海豚是魚類還是哺乳類?」

誰知兩個死小鬼卻不顧我要點菜,超沒家教地在一旁鬼叫。

「請給我一份菲力牛排,三分熟......」

「哪種動物製造珍珠?哪種動物製造珍珠?哪種動物製造珍珠?哪種動物製造珍珠?哪種動物製造珍珠?哪種動物製造珍珠?哪種動物製造珍珠?哪種動物製造珍珠?」兒子不停揮手。

「海豚是魚類還是哺乳類?海豚是魚類還是哺乳類?海豚是魚類還是哺乳類?海豚是魚類還是哺乳類?海豚是魚類還是哺乳類?海豚是魚類還是哺乳類?海豚是魚類還是哺乳類?海豚是魚類還是哺乳類?」女兒機機歪歪。

簡直欠揍到不行。

在服務生面前我不想發作,但等他點完菜離開之後,我立刻板起了面孔。

「你們兩個!」

我聲色俱厲地開始斥責:「沒看見我和叔叔在說話嗎?為什麼在旁邊吵個不停?」

「......」

看見老爸生氣了,兩個小鬼趕緊識趣地閉上嘴巴。

此時一旁的老婆也非常配合演出,臉上露出嚴肅的表情瞪著他們。

「都幾歲了還這麼沒禮貌!」我繼續教訓:「要問不會等我和叔叔說完話再問嗎!」

劈里啪啦的罵完之後,兒子早已經滿臉慚愧,低著頭不敢看我。

女兒卻睜著一雙清澈無辜的大眼睛。

桌上一片安靜。

然後她眨了眨眼,開口了。

「所以,海豚到底是魚類還是哺乳類?」

「......」



***



或許你和我一樣,在那一瞬間太陽穴的血管用力爆掉。

也或許你和我老婆一樣,嚴肅的表情忍不住崩潰而大聲噴笑出來。

但不論如何你會疑惑,這故事頂多證明這女人非常白爛、非常不上道,根本就把她父親的威嚴當成一坨大便看待,這和標題「女兒的智慧」有什麼關係?

她有什麼智慧?

來,我們看第二個故事。



***



第二個故事,發生在前幾個晚上。

那時兒子和女兒在做功課。

做到一半,兒子突然跑了過來,皺眉向老婆抱怨:「媽,妹妹在做功課時一直大聲唱歌,害我不能專心,我拜託她不要唱了,她堅持非唱不可。」

「......」老婆翻了翻白眼。

這小妮子。

邊做功課邊唱歌,確實非常符合這白蘭妹的白爛風格。

「去叫妹妹過來.」老婆冷冷。

兒子立刻去叫女兒過來。

女兒跑來乖乖站在媽媽面前,臉上露出天真可愛的表情。

「媽媽,什麼事呢?」她很明顯在裝傻。

「哥哥拜託妳不要唱歌,你為什麼故意一直唱歌?」老婆板起臉。

「我不是故意的啊!」女兒無辜抗議。

「不是故意的?」

「我沒辦法控制。」

「沒辦法控制?」

「我每次做功課就會想唱歌,我無法停止啊!」女兒非常無奈地表示。

「......」

挖咧靠么。

胡說八道也能如此理直氣壯。

一翻開課本,就會無法遏止想高歌一曲是吧!

歌聲完全不受控制,彷彿擁有自己的意識想從喉嚨深處迸裂而出是吧!

老婆也不生氣。

她只是靜靜從抽屜裡拿出一根打屁股的藤條,放在桌上。

「現在呢?」

她看著女兒,淡淡地問:「現在可以控制了嗎?」

女兒看了藤條一眼,思考片刻。

「現在可以控制了.」她肯定點頭。



***



只能說,這女人......

不簡單啊!

對於周遭的危險,彷彿擁有野獸般敏銳的第六感,難怪總能靠著強大的危機意識一直不停地耍白爛啊!

看看這前後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裡,她完全嗅不到被揍的危險,所以在我嚴厲教訓的面前依然神色自若,淡定的問我那隻該死的海豚是魚類還哺乳類。

但在第二個故事裡,雖然媽媽臉露微笑、毫無慍色,但她很明顯從藤條上感到一股凜冽的殺氣,知道老母這次不是在開玩笑啊!

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必為了一時的歌興大發而被揍屁股呢?

不值得嘛。

於是這位集機警和睿智於一身的女人當機立斷,果決放棄自己一定要邊做功課邊唱歌的堅持。

我問你......

這不叫智慧,叫什麼!

叫什麼你說啊!



***



故事......還沒完。

女兒回去做功課後,果然乖乖沒再唱歌,也沒再發出其他奇怪的聲音了。

過了不久,兒子做完功課跑去玩耍,女兒卻依然沒有動靜。

好像還在奮鬥。

這不大對啊。

這小妞的功課也才兩頁,通常不到十分鐘就做完了,為什麼今天做那麼久?

難道剛才被媽媽的藤條嚇到了,躲在房間偷哭?

也不可能啊!

這女人白爛非常,天生就是一副笑傲江湖唯我獨尊的豪邁本色啊!

我有點擔心地偷跑去看......

 結果一進門就看到這個畫面。






啾咪!




請問這到底是在衝三小!




椅子上那兩個枕頭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做功課可以坐成這種姿勢?

求求誰來告訴我啊!




最後的最後。

我想寫幾句話,給我未來二十年後的女婿。











親愛的女婿,寫到這裡我已經掰不下去惹。

或許你覺得我女兒很漂釀、很口愛,但是被這女人打敗的覺悟,我希望你已經徹底擁有。

因為當爸爸的我已經完全投降惹!